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行业研究
首页 > 行业研究 > 正文

跨界企业:能否先干好自己的本行
2020-07-29 09:06:44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近日,两则消息让笔者思考良久。一是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跨界涉足无人矿山领域,利用其动力电池领域的制造技术,推动无人驾驶矿卡及矿山信息数字化建设。另一则是吉利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吉利”)这样一个汽车制造企业,近两年却开始制造起位居高精尖技术顶端的卫星。据悉,吉利今年将以“一箭双星”的方式发射两颗卫星。
 
  宁德时代可是新能源电池行业的一只独角兽,自2009年起,就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核心技术是动力和储能电池,同时具备材料、电芯、电池系统、电池回收二次利用等全产业链研发及制造能力。据悉,宁德时代的市场估值超过2000亿元。2019年,其新能源电池占到了市场份额的52%,电池系统以385.8亿元的销售收入,成为国内动力电池的绝对龙头。
 
  不过,从宁德时代的产品导向看,该企业的技术及产品优势在新能源客轿乘用车方面,而储能等其他领域却是短板。“高处不胜寒”的多重压力之下,“富裕”起来的宁德时代肯定也认识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先是与国家电网成立合资公司,发力点是储能业务,今年6月28日,又把眼光投向了无人矿山技术,与河南跃薪智能机械有限公司共同成立河南跃薪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跨界研发力量倾斜新电动化无人矿卡和无人矿山采矿技术。为无人驾驶矿卡提供动力电池,为数据中心和其他基础设施提供储能业务,并期待成为第二个营收支柱。
 
  不管怎么说,宁德时代虽然是跨界到了无人矿山技术领域,但研发重点与新能源电池还是关联很大的,至少跨界跨得不远或者是近邻状态。而吉利汽车却“玩”起了卫星,其跨界的动作也未免太大了些。李书福曾放言:“汽车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四个轮子、两部沙发加一个铁壳吗?”于是不少“好事者”推测,李书福的这句豪言是不是改成了“卫星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几个集成电路板加上遥控器吗?”
 
  作为汽车领域的“一哥”,吉利汽车创始人李书福以胆大敢干著称,从1997年突发奇想要造汽车,到2010年以1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沃尔沃,李书福曲曲折折、惊心动魄的大动作,让吉利汽车成功搭建了全球化的营销和资本网络,也让吉利在全球众多国内外品牌的竞争中增加了市场亮度。2019年,吉利汽车以136.2万辆的销量,连续3年成为中国销量最好的自主汽车品牌。而今,在造车领域过得风生水起的吉利汽车竟然要进入航天市场,飞跃般地跨界让同行惊讶不已。
 
  目前,国内汽车制造的态势,可谓是品牌纷起的“战国时代”。在这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上,外资车企与国内的新兴汽车品牌群雄逐鹿。据国内乘联会统计,国内的汽车品牌达到110多家,世界上几乎所有知名品牌都可以在国内的市场上找到。值得欣慰的是,面对国内乘用车市场被跨国汽车公司蚕食和瓜分,以吉利和奇瑞为主导的国内自主品牌也奋起直追,向高端汽车制造业发起冲击。终于,新兴的自主品牌汽车市场份额从原来的忽略不计增长到如今的近40%,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制造的力量和实力。不过即便如此努力,但汽车的制造技术,特别是战略视野、创新能力和思维方式,与老牌汽车制造强国的德国无法相提并论,与日本的汽车制造水平也相距甚远。有专家认为,我国制造的汽车发动机相当于国际汽车制造技术20世纪90年代的水平,而汽车发动机行业的整体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在20年左右。
 
  对于国内自主汽车品牌的情况,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曾十分不客气地指出:“中国的汽车有一点粗制滥造”,她的这句话说出了国产汽车品质的实情,打到了国产汽车的痛处。国产汽车除了耳熟能详的吉利、长安、长城、奇瑞等这几个实力较强的品牌外,其实还有很多实力较弱、游离在退市边缘的车企,而这部分车企的数量还很庞大,它们一没技术积累,二没资金研发。面对国内乘用车存在的困局,十分需要像吉利等国内自主品牌继续发力,向技术层面纵向突破,而不是跨界进行横向扩张,即使是跨界扩张,也最好是汽车的近邻领域,而不是很远的卫星。
 
  从客观上讲,航天是个烧钱的行业,只有政府支持才能承担得起、能吸收各方面的高技术人才,如中国的载人航天、嫦娥登月等全部都由政府航天部门主导来实现。尽管2002年,特斯拉董事长埃隆·马斯克成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制造火箭发射卫星,使太空探索成为一种潮流,但“吸金黑洞”一样的资金投入也确实让很多投资者望而却步。从主观上来说,中国汽车产业已经进入了以大众消费为基础的转型升级阶段,需要质量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乘用车,需要汽车制造技术实现重大突破,把国产汽车带出危机和困境。
 
  而现实是,李书福不在自己熟悉的汽车制造领域发力,在发动机及其他核心技术上利用全球化和信息化提供的机会,创造性地整合全球的技术资源为我所用,加强企业的消化和吸收能力,而是另起炉灶,研究起了“卫星”,是否就像小学生一样,还没有真正学好国语,却又转向学习起了外语,最后的结局是不是没了芝麻也丢了西瓜,这需要时间去考证。但从企业发展的战略考量,汽车制造才是吉利的本行,是国家和行业真正需要的地方。
 
  同样,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的逐步扩大和储能电池的需求提升,我国锂电池产量规模逐年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锂电池总出货量为102GWh,2019年则达到了131.6Gwh,但量的提升并没有给新能源电池带来革命性的转折。目前,《中国制造2025》已经明确了动力电池的发展路径,即2020年新能源电池的能量密度要达到300Wh/kg,2025年要达到400Wh/kg,2030年要达到500Wh/kg,而如今的锂离子动力电池所使用的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的能量密度大都低于300Wh/kg,并处于理论和技术的极限,再加上电池的比功率密度、安全性、一致性和循环寿命等技术问题,都需要宁德时代的技术人员去创新去突破,而不是去做无人矿山。
 
  如今,无论是宁德时代还是吉利汽车,在世界经济低迷,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我们这些后发国家想拥有核心技术,就必须靠自己的力量。两家企业是否该警惕经济放缓给企业带来的市场危情信号,在跨界拓展的时候拢拢脚步收收心,别再贪大求全,在自己的领域内把电池、汽车做到国内最好,更要做到世界做好,这才是两家企业应该努力的方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宜春钽铌矿融入中心抓党建 着力提升企业形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