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西南铝开启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实践 以强激励硬约束激发企业活力
2019-10-15 10:29:59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中铝集团西南铝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南铝)入选国企改革“双百行动”试点企业以来,加快建立市场化经营机制,积极探索职业经理人制度,增强企业改革发展动力。在子公司推行职业经理人改革试点,管理模式从“控制”向“赋能”转型,以“价值共享”为核心重塑激励机制,企业面貌焕然一新,生产经营迈入良性发展通道。

  审慎笃行 牵住改革“牛鼻子”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强调“要牵住改革‘牛鼻子’,既抓重要领域、重要任务、重要试点,又抓关键主体、关键环节、关键节点”。经理人作为带领企业直接面对市场竞争的操盘手,在国有企业构建市场化经营机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职业经理人制度从顶层设计着手,涵盖选人用人、薪酬激励、监督约束等多个制度层面,是一套全方位、立体化的激活机制,在国企改革中能产生“一子落,全局活”的带动效应。西南铝紧紧牵住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改革的“牛鼻子”,经过半年多的政策研究、案例分析、考察学习、反复调研,完成了职业经理人制度设计,确立了先在所属子公司试点,再“成熟一家推进一家”的改革策略,选择了市场化程度高、与公司主业关联度低、规模适中、成长性较好、管理基础较强的西南铝精密加工公司作为首家试点单位。

  把握关键 激发企业活力动力

  动力源于动机。西南铝在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中,紧盯自身机制不活,动力不足的突出问题,以职业经理人的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为主线,以激发内部活力动力为目标,把握制度建设关键环节,积极探索符合国有企业特点和市场化规则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方案。

  落实党管干部原则,严把“一管一放”标准。党管干部是实现党对国有企业领导的根本保证。西南铝遵循党管干部原则,在管什么、放什么上严格把关,明确了党“管方向、管政策、管制度、管人选”“在机制上放活、工作上放手”的一管一放工作标准。首先,确保重大问题党组织把关。西南铝《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实施办法》、职业经理人选聘标准和程序等重要制度规则均经公司党委会审议通过;公司党委参与试点单位总经理候选人考察并推荐人选;试点单位党委、董事会、经理层实行“双向进入、交叉任职”,党委书记由党员职业经理人兼任;将党组织研究讨论作为董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写入试点单位议事规则等。其次,构建精干高效监督体系。实行内部约束追责和外部联动监督相结合的监督机制。公司仅向试点单位委派财务总监,试点单位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由职业经理人兼任;将负面清单写入《职业经理人聘用合同》,职业经理人违反约定则解除合同并追究相应责任;项目投资实行经理层风险抵押制,不仅利益捆绑还终身追责;公司纪监、审计、组织人事等监管部门依责从不同层面对试点单位重大风险点实施监管。第三,加大授权力度。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改革精神,授予试点单位董事会、经理层人、财、物、经营管理等充分的经营自主权。试点单位经理层副职由其总经理提名,董事会聘任,公司纪检、组织人事部门只负责资格审查;劳动用工实行总控定员,工资总额实行备案制;400万元以下的项目投资自主决策等。这样一管一放既确保了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又赋予了董事会、经理层经营管理自主权,为进一步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奠定了基础。

  破除干部身份禁锢,构建“能上能下”常态机制。干部“能上不能下”一直是国有企业干部人事制度的一个痼疾。西南铝从破除干部身份禁锢出发,将试点单位管理层全部解除干部身份,不再纳入现行干部管理,按照职业经理人选聘标准和程序,参加内部市场化招聘,纳入《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实施办法》管理,聘期结束不再续聘的或提前解聘的按照普通员工安排工作。借助职业经理人身份契约化管理,解决了干部“能上不能下”问题。同时,在试点中不遵循班子成员身份“混搭”平稳过渡的常规做法,而是采取“齐步走”的整体转换,避免了身份“混搭”结构下一套班子两套制度引起的利益冲突,实现了经营团队利益捆绑,形成合力。

  强化激励导向作用,打造“五位一体”激励机制。西南铝将党建、经营业绩、员工利益、安全、环保五个方面的关键指标与职业经理人责任薪酬挂钩,强化激励导向作用。首先,建立市场化薪酬的强激励机制:将试点单位薪酬水平与市场同类型企业接轨,同级别人员收入差距拉大到1~3倍;实行党建、业绩双百分考核机制,将安全、环保等指标列入业绩扣分项,实现全方位融合管理;将员工工资增幅不低于6%作业职业经理人薪酬增长条件之一,确保员工共享改革收益。其次,打造与强激励相匹配的硬约束机制:聘期内实际完成利润低于目标值的60%,经营管理团队只拿基础薪酬,业绩薪酬为零,同时全部解聘;实行业绩目标风险抵押制度,职业经理人个人原则上按企业净资产的0.5%~5%核定(最低不低于30万元)预交风险抵押金,聘期内未完成业绩目标的扣减风险抵押金,实现风险共担。这种强激励、硬约束机制点燃了管理团队的奋斗热情,试点单位在2018年亏损363万元的基础上,与董事会达成了2021年实现利润1000万元的经营目标,写入《职业经理人聘用合同》。

  正是把握住了关键问题,职业经理人制度在西南铝一经推出就引起干部、员工的极大反响,特别在试点单位,干部、员工干事创业的活力、动力显著增强,机构整合和全员竞聘工作迅速展开,管理机构和管理人员精简达到30%;积极谋划并大力拓展新利润增长点,高品质中间合金生产线进入试生产,铝钛硼丝项目加快推进;2019年1~8月,精密加工公司盈利139万元,预计全年同比增利500万元以上,经营业绩得到有效转变。目前,职业经理人制度正在困扰西南铝多年的“老大难”单位——高精板带事业部酝酿推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冶集团收到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组委会感谢信
下一篇:伊朗首个铝厂于9月投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