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贾明星副会长出席第十五届全国有色金属地质勘查行业发展与改革高层论坛
2018-10-10 08:48:02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点击:

  9月19~20日,第十五届“全国有色金属地质勘查行业发展与改革高层论坛”在广州召开。来自全国有色地质勘查单位的相关负责人近150人围绕地勘单位改革发展、提升竞争力等议题,交流经验,碰撞思想。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有色金属学会理事长贾明星,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王研,中国地质调查局水环部主任郝爱兵,广东省地质局党委书记、局长黄德发出席论坛。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地质矿产分会会长,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主持论坛。

  不忘初心——地质人逆境中砥砺前行

  面对国际大宗矿产品市场长期萎靡不振,国内环保约束不断加强,地勘投入持续下降的不利影响,地勘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2017年有色地质产业经济继续保持稳健发展,收入和利润持续增加。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国有色地勘单位完成经济总收入296.03亿元,比2016年增加3.56%;实现利润10.33亿元,比2016年增加11.92%。在地质项目上,2017年全国有色地勘单位共完成地质项目3901项。其中,新上项目2831项,续作项目1070项。包括基础地质项目194项,普查项目343项,详查项目180项,勘探项目96项,其他项目3088项。提交地质报告693份,其中,普查报告144份,详查报告87份,勘探报告57份,其他报告405份。完成钻探工作量108.61万米;坑探工作量8.12万米,槽探工作量107.58万立方米,井探工作量1.08万米。

  探矿主业上,2017年全国有色地勘单位新增矿产资源/储量(金属量):铜186.97万吨;铅锌620.71万吨;钨3.49万吨;锡19.20万吨;钼5.90万吨;锑3.23万吨;铝土矿6585.6万吨;金81.28吨;银3106.22吨;铋2.9万吨;铍0.23万吨;镉0.31万吨;镓0.23万吨;锗0.04万吨;铁3200万吨;稀土105.23万吨。

  除了用数字说话,有色地勘工作还不乏亮点:产业结构调整取得了重要进展。民生地质产业上升为主业,从过去的一业为主、多种经营,到资源地质和民生地质的双主业发展,初步形成了多方位的地质支撑服务体系;地勘主业继续发扬光大。

  地质勘查践行绿色勘查理念,向整装勘查区和矿山深边部聚焦,取得了一批找矿新成果;地勘体制改革深入推进。随着政府有关部门对地勘体制改革的调研,以及对地勘单位经营性资产统计、审计工作的陆续展开,地勘单位改革箭在弦上,步伐将不断加快。

  贾明星副会长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了地勘行业去年在生产经营、地质勘查、改革发展等方面取得的成绩,代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对长期奋战在有色地勘战线上的广大干部职工表示敬意。他通报了1~8月份有色金属生产运行情况,分析了有色金属市场走势和行业发展面临的挑战。

  广东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局长彭少梅代表承办单位致欢迎词,王研、黄德发分别致辞,西北有色地质勘查局党委书记、董事长秦西社作题为《2017年度地勘行业发展与改革工作要点》的报告,郝爱兵作题为“城市地质的思考与实践”的民生地质专家讲座。

  会上,彭少梅,云南有色地质局党委书记、局长饶南湖,秦西社、贵州省有色和核工业地质局局长韩平,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党委书记、主任王寿成,辽宁省地质勘探矿业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李景春围绕各自单位改革发展探索以及地质勘查找矿新成果作专题发言。

  与会代表围绕地勘单位体制机制改革“窗口期”面临的主要问题、全面推动地质工作转型升级等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王京彬作总结发言。

  会议举行了有色金属地勘行业高层论坛轮值主席交接仪式:第十四届高层论坛轮值主席秦西社和第十五届高层论坛轮值主席彭少梅握手交接、致意。会议确定2019年有色地勘行业高层论坛在河南郑州举办。

  山雨欲来——改革箭在弦上

  整体转企、回归事业还是事企分开?这是一个问题。本届论坛上,记者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有色地勘单位对改革的思考与困惑。

  伴随新世纪的到来,有色地勘单位迎来了属地化管理的节点。在矿业黄金十年期,繁荣市场下的地勘单位“丰衣足食”,成为人人羡慕的“香饽饽”。然而,市场的周期轮转同样也给地勘行业带来寒冬。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失落,2011年出台的《事业单位改革指导意见》,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未来之路,何去何从?摆在有色地勘人面前的是选择题,也是必答题。

  对于改革的思路,比较正式的解读是:“政事分开、事企分开、管办分离”。按照社会功能划分为:承担行政职能、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和从事公益服务三个类别。从事公益服务的细分为两类:不能或不宜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划入公益一类;可部分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划入公益二类。

  从习惯了“等、靠、要”到直面市场的惊涛骇浪;从低头找矿到市场中“找米下锅”,失去“金饭碗”的地勘人,困惑中探寻着前行的方向。而这个过程中暴露出的内部体制机制不顺、缺乏激励机制等种种问题,也令人心浮动,一波三折。

  改革是大势所趋。就属地化地勘单位而言,属地化的完成,意味着顶层设计的职责从中央转移到地方。从文件的下发至今,7、8年时间里,有色地勘人直面改革这个时代命题,重新审视自己的定位,探索新的发展空间与模式。

  尽管改革步子走得艰辛,但地勘人义无反顾,从重重迷雾中逐渐厘清脉络。一个共识是,地勘产业有其特殊性,从国家资源安全考虑,应当保留一支矿产资源队伍,发挥国有地勘单位的优势,从事基础战略的公益事业,摸清家底,确保国家矿产资源安全。也就是说,基础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床勘查工作,需要中央财政支持。与此同时,面向市场的企业化转型也势在必行。不再逐利的公益性和紧盯市场的企业化,两种尝试,既体现地勘产业的特殊性,也兼顾了发展的需求。

  从这次论坛反馈来看,大部分地勘单位改革或已尘埃落定,或在紧锣密鼓进行中。“地勘体制改革深入推进,步伐加快。”在王京彬的归纳梳理中,有色地勘单位体制改革模式可以归纳为四类:整体转企、分类改革(一般局机关为公益一类,下属单位为公益二类及少量经营性单位)、整体回归事业(公益一类)、事企彻底分开。

  对于这四类的改革模式,王京彬分析认为,整体转企没有增加经营性资产,也没能很好地解决包括单位离退休人员等负担问题,加之整体转企大部分承接事业体系下的人员、观念,其经营机制没有很大的改变。

  “带着包袱,步履维艰。”王京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事企彻底分开的改革,应该是一个更优化或者可能是这次改革的终极目标的改革,也是一个兼顾发展与职工利益的优选方案。

  他告诉记者,北京矿山地质研究院和地调中心从2015年开始,先行一步,事企彻底分开:经营性资产进企业,按市场机制运营;公益性成果和相关人员归事业,按事业单位要求规范化管理。在事企分开过程中给员工一定的选择权。

  探索还在继续。以山东地矿局为例,该局正在推进事企彻底分开的改革:把经营性资产全部划分出来,组建企业性集团,交由地方国资委管理。把公益性成果和从事公益性工作的人员,留在事业体系下。这样的好处是,资产尽管交出去了,但也有一部分人员分流了,这样一来,事业体系就按事业的标准去规范运行,企业轻装上阵,按市场的机制运作发展。

  “对员工个人也是一次抉择。选择挑战自我、愿闯市场的到企业来;选择相对稳定、喜爱公益性地质工作的,留在事业。从个人来说,我觉得事企彻底分开改革可能会是未来一个方向。”王京彬说。

  尽管进度不一,路径有别,也还有不少遗留问题,但地勘单位改革已在路上,地勘管理新体制期待破局。

  地勘:我不再是原来的我

  选好靶区,占有重要成矿区带,探到富矿,就是抱到了“金娃娃”。这是资源地质找矿的基本套路。但随着国际矿业市场断崖式下跌,地勘资金锐减,矿业鲜有投资,地勘市场的黄金十年不再。从过去靠在地下发现“真金白银”到现在找米下锅,从传统探矿向民生地质转型,地勘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样子。

  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了,地勘工作也应随之转变。地质工作转型的初步设想是“发挥优势、对接需求、支撑政府、服务社会”,地勘单位要进一步树立“大地质观”,向环境地质、城市地质、农业地质、灾害地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矿山地质、地质装备、地质信息服务、生态旅游地质等民生方面拓展,扩大服务领域,延伸产业链,调整结构,转型升级。

  王研在讲话中介绍了中国地质调查局为地质调查工作确定的新定位:全力支撑能源、矿产、水、粮食和其他战略资源安全保障,精心服务生态文明建设和自然资源管理中心工作。

  从单一的传统探矿到多元发展,许多地勘单位积极服务地方经济建设,在民生地质领域探索出了一条符合自身特色的改革发展新路子。

  彭少梅介绍说,广东省有色金属地质局以社会经济建设需求、民生需求为导向,促进地质工作由矿产地质向环境地质转型升级,建立地灾综合防治体系,服务地方政府防灾减灾工作;延伸矿山环境治理产业,服务广东绿色矿山建设;开展土壤修复产业,服务广东打好土地污染防治攻坚战;全面推进城市地质调查工作,服务广东省新型城镇化建设。

  秦西社总结了有色地勘单位转型升级的五大方向:一是以青海有色为代表的矿产勘查向绿色勘查转型。二是以华东有色、贵州有色为代表的资源地质向民生地质转型。三是以北京矿产研究院、西北有色、有色桂林矿产地质研究院等为代表的传统服务向高科技含量服务转型。四是以西北有色为代表的单一地质勘查向勘查开发一体化的全产业链条转型。五是以华北有色为代表的由区域经营为主向国际化经营转型。

  地勘单位改革稳步推进,但也面临新挑战。王京彬指出,一是体制机制不顺,特别是现在还存在事企混合双打的局面,事企两头做,两头担风险,两头都难做好。过去由事业、企业的相互支撑,现在反而是事业、企业相互制衡,一些约束机制越来越强,而激励机制越来越弱,这样我们带队伍也就越来越难。二是地勘市场继续下滑,同质化竞争加剧,国家和社会对矿产勘查开发投资大幅减少,一方面导致了地质勘查领域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过剩的地勘队伍涌向民生地质领域,导致民生地质领域也迅速走向过度竞争,利润率快速下滑。三是能力建设滞后,技术转型滞后,在新业务拓展既缺乏人才,也缺乏设备支持。

  “深入推进地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传统地勘单位的出路所在。”王京彬从三方面作了解读。首先,去矿产勘查产能。现在地勘单位的矿产勘查工作基本是一个“三无”的状态:无投资、无矿权、无地盘,原来可勘查的地盘大部分划归保护区,资源勘查处境艰难。因此,传统的矿产勘查,只能走精干队伍、绿色勘查、重点突破的路子——以矿产资源整装勘查区和矿山深边部作为突破口,或者在新能源以及战略新兴矿种发面做重点突破。第二,提升民生地质供给能力。民生地质领域广阔,包括“山水林田湖草湿”,多关注这些地表或浅表的自然资源,改变过往重视不够的短板。第三,加大走出去步伐。未来的矿业红利在海外,应该沿着一带一路,开展地质产能的合作,通过国际合作消化国内过剩的地质产能。

  王京彬说,整体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上山、进城、走出去”:上山,是传统的地质找矿;进城,是发展民生地质;走出去,是在境外谋求新的发展空间。依托我们的地质专业知识和技能,构建发展地质产业体系,即所谓的地质+,包括资源地质、民生地质,构成一个地质+的产业体系。

  “改革留给我们的窗口期已经不多了,地勘单位要持续地深化改革,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建设的推进,民生地质市场快速增长,拓展大地质,大服务,地勘单位大有可为。一个利好是,种种迹象表明,目前矿业市场已经走过了最低迷的阶段,海外矿业开始回暖,这对地勘产业是发展的机遇。”王京彬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8年10月10日国际市场晨讯
下一篇:中国忠旺与捷豹路虎签订合约

 visit counter
vis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