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要闻动态

魏桥少帅——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魏桥铝电公司董事长张波
2015-06-17 10:33:47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屠雯 薛璇 特约记者 黄平义    点击:

  在过去长达数年时间内,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魏桥铝电”)一直默默无闻。然而,仿佛在一夜之间,魏桥铝电就像一艘从海底浮出水面的巨型核潜艇,引起世界震惊,成为当今全球铝工业的“巨无霸”,她以占据中国电解铝1/6强的产能和“热电—采矿—氧化铝—原铝—铝精深加工—新材料”的完整产业链,堪称代表中国铝工业发展最高水平的典范。

  于是,人们不由自主地向魏桥铝电投入艳羡的目光。此时,除了其父张士平,魏桥铝电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波的名字也渐渐为业界所知。张波作为魏桥这个“铝业帝国”的掌门,绝非子承父业这般简单,更不是躺在父辈栽种的大树下乘凉如此舒坦。其经历、其思维、其视野,造就了一个全新的“魏桥少帅”。

\

魏桥铝电董事长张波

父亲+导师

  在魏桥铝电600千安电解槽系列成功运行半年之际,本刊记者独家采访了张波。

  “我记得在2000年时,曾接受过一次记者采访,从那时起,15年来,我几乎没有接受过新闻界的采访,网上关于我的信息也很少。”刚一落座,张波就这样告诉我们。“我们做实业的,没必要过多地在媒体上露面,这也是(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一贯的原则,要低调。”

  在采访中,每当张波提到他的父亲——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中国宏桥集团主席张士平时,更多的是以“董事长”的称谓,而不是“父亲”。在张波眼中,父亲张士平是他的上级、他的导师、他的榜样,更是他理想、信念和事业的强大支柱。

  张波告诉我们:“有这样的父亲我很幸运,他对子女要求非常严格,我们这个家庭是有这样的传统的。他不仅是一位好父亲,更是一位好领导,家庭教育让我们延续了朴实、勤俭、善良的家风;多年来在企业中,他又时常教诲我们低调做人,踏实做事。”

  外界更为感兴趣的是,在企业里,张波与其父亲张士平之间的角色与定位。对此,张波说:“父亲是战略决策者,我是执行者。他高瞻远瞩,有时候他做出的一些决策,年轻人都认为很激进。我们觉得某件事有风险,但他看得更远,不认为是风险,事实上他是正确的。他早年艰辛的经历、对事业的执著、对员工的情怀以及现在的健康体魄根本不是他这个年龄能体现出来的,直到现在,我们紧追慢赶,有时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从小到大,张士平那种独特的人格魅力潜移默化地传递到张波身上。能看得出,他从心里佩服他的父亲,不仅仅是因为父亲辛苦创下的基业,而是父亲对国家、对事业、对员工的热爱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问及从父辈身上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张波指出,父亲带给他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宝库:

  ——为国创业,为民造福。这是魏桥创业集团的核心价值观,更是多年来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矢志不渝的价值追求、前进发展的强大动力。正是这种强烈的爱国情怀,给了张波以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和不屈的性格。张士平非常注重把这一价值观传递到下一代、再下一代身上,经常不厌其烦地教育他们,企业有规模有实力了,也有钱了,但是,每个人除了工资和奖金外,其他资产都是社会的,都是在为国家创造财富、为老百姓谋福利。

  ——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直到现在,张士平还经常回忆起当年他喜欢打篮球,但是没有钱买球鞋,光着脚丫子上场的苦难时光。张士平经常教育张波说,企业实力增强了,工作条件改善了,但是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并且要进一步发扬光大。行业不同,岗位不同,但都离不开“勤俭”二字。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张波告诉我们,父亲张士平对于第三代人,也是十分疼爱。记者曾在张士平的办公室看到,办公桌上摆了很多孙辈的照片,但是,在孙子辈出国留学前,张士平送给他们八个字“学成回国、报效祖国”,不赞成他们在外头安家落户。

速度与激情

  自2001年涉足铝业以来,魏桥铝电一直在飞速前行,其发展速度令人惊叹,张波也不断在世界各地扮演“空中飞人”,上演着一部部精彩的“速度与激情”。

  作为魏桥铝电的董事长和中国宏桥集团的CEO,张波每天考虑的不仅仅是生产、销售、环保、人事等等“小事”,他更多地谋划公司的发展大计:什么样的资金结构才合理?如何与国际证券金融业沟通与合作?如何运转这个强大的“帝国”?公司未来发展的蓝图是什么?“这些都需要多跑多看,坐在办公室里看数据、听汇报,那是不行的。”

  张波不无担忧地说:“中国的铝矿石需要大量进口,这关系到国家资源战略的安全,我一直在考虑,我们这么大的规模,对国外矿石资源依赖度这么高,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这几年,我主要的精力就放在海外获取资源上,这也源于父亲张士平高瞻远瞩的布局。”

  国务院参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会长陈全训在视察魏桥铝电时称赞,这是海外开发氧化铝资源最早的企业。

  中国的铝土矿资源缺乏的现状,决定了必须实现资源的全球配置。张波说:“目前,我们都是和世界范围内信誉好、实力强的国际矿业公司、海运公司合作,更是因为魏桥的规模大,信誉高,使得我们的谈判有了筹码,也有了更多的话语权。”

  印尼禁止矿产品出口政策实施之前,魏桥铝电已预见到这一天会到来。为了解决原材料的供应瓶颈,2013年开始,魏桥铝电就开始在印尼投资建设氧化铝工厂,2013年10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尼时任总统苏西洛共同见证了魏桥铝电在印尼投资项目的签约,该项目是印尼第一家大型氧化铝生产企业。第一条年产100万吨的生产线将于2015年年底建成投产,第二条生产线将在2016年年底投产。

  除印尼之外,魏桥铝电还把矿石进口目标国定位于几内亚,在采访中,张波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破记录的72小时。”

  2014年,张波拟飞往几内亚就铝土矿进行商务谈判,然而,可怕的埃博拉病毒当时正肆虐西非大地。以张波的体质,虽说他内心无惧,但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CEO来说,他明白此时绝不能冒险,一定要本着为股东负责、为员工负责的态度,于是转飞巴黎,与几内亚方面先行交洽。

  回国后没几天,张波接到几内亚方面的电话,要求他飞往突尼斯与几内亚总统孔戴会面。张波和他的团队从滨州急忙赶往北京,再从北京转机去巴黎。到了巴黎机场,他才发现,由于走得匆忙,所有的人都没有办理突尼斯签证,正在犯愁之时,外方为张波一行办理了特殊通道,才得以转飞赴突尼斯。

  第二天,几内亚总统孔戴与张波会谈了整整一天,双方在十分融洽的基础上达成了合作意向。为此,几内亚矿业部、交通部、环境部组成专门团队负责为魏桥铝电推进矿产事项。

  第三天,张波再从巴黎转机回国,由北京回到滨州市邹平县魏桥铝电总部。整整72个小时,辗转几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创了一项纪录。”张波这样说到。

  把矿石运回国内,这是一个大问题。魏桥铝电区别于国际矿业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大型国际矿业公司在几内亚都有矿产基地,但要是把矿运出来,先要花费十几亿美金去修铁路,港口,投资非常巨大,而魏桥铝电反其向而行之,先找运输通道,再找矿。

  几内亚的河流非常多,张波和合作方共同研究:“为什么不沿着河流找矿?在河边修建简易的码头,用驳船把矿石运到深海再上大船,岂不又省时间、又省费用?”

  在张波的运筹下,通过国内外的合作伙伴,在最快的时间内组建了合资公司、确定了合作方式及河流码头的建设方案,而且投资非常省,以最小的风险确保了魏桥铝电稳定的资源供应。今年3月,魏桥铝电在几内亚的码头奠基仪式举行,孔戴总统带了8名部长参加奠基仪式时说,中方联合体(指魏桥铝电与合作方)这个项目是新几内亚的象征,相信会改变几内亚人民的生活。预计7月20日,第一船铝土矿将从几内亚启航,这就是魏桥的速度,也是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没有工作上的高效率,就没有经营上的高效益。在国内,魏桥的发展速度也让同行望尘莫及。

  高效率,快节奏,这是魏桥铝电一贯的作风,也让魏桥铝电抓住了每一次市场机遇。邹平工业园装机容量18万千瓦的热电厂,不到10个月就运行发电,与国内同规模热电厂相比,建设速度加快了1倍;与国家电力部同等规模机组投资概算定额相比,投资减少了1倍;氧化铝一期工程从建设到投产,仅用了8个月时间,创造了全国氧化铝建设史上的奇迹,并且产品当年打开市场,当年实现产销平衡。

  \  

 习近平主席和印尼时任总统苏西洛共同见证中国宏桥集团印尼氧化铝项目签约

魏桥的“海上丝绸之路”

  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只要“走出去”,就代表着中国的民族品牌。这是张波多次重复的一句宣言。

  矿石进来,MADE IN CHINA的大型装备“走出去”,魏桥的海外战略,正是践行了习近平主席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也是李克强总理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战略思维的真实响应。

  采访中,张波自豪地告诉我们:“当我们测算几内亚矿区所需的远洋运力时,得出这样一个结果——需要多条20万吨运力的大船来运输,从烟台港出发,绕过好望角,在海上漂45天。”张波打开手机中的照片,指着一条装满设备的大船对我们说:“你们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国内的大型起重机、装载机、挖掘机、重型卡车等装备已先期‘走出去’了,已经到达遥远的非洲。现在项目进展还是很顺利的,我们把矿石运进国内,再把国内的水泥和化肥运往非洲。这样一来,国内的矿石供应有了保障,我们锁定了资源,也在一定程度上锁定了价格,十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魏桥铝电的矿山项目在几内亚国内,从总统到民众都引起了巨大的正面反响,几内亚方面对这个项目非常关爱,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也非常支持。张波说:“我们在当地建的餐厅、营地、厂房等等,都是永久性建筑,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我们转移到新的矿区之后,这些建筑就可以留给当地的居民继续使用;我们还在当地建了一座技工学校,从找矿、采矿、推土机和挖掘机操作等方面培训当地员工。我们要让几内亚的民众知道,中国人的所作所为,真正是与几内亚人民共生存共发展的。”

  在突尼斯与几内亚总统会谈时,张波当场拍板,为了表示对几内亚疫区人民的关注和关心,先期捐赠100万美元,帮助几内亚修建两座社区医疗站。几内亚总统的顾问惊讶地瞪大眼睛说:“这是第一个还没有开始建项目,就为我们提供社区服务的公司。”如今,投资100万美元的两个医疗站早已建好,交由无国界组织的医生正在运营。

\

 几内亚总统孔戴与魏桥铝电董事长张波会谈

景行之路 谓我何求

  问及成长往事,张波历历在目。

  张波大学毕业后,在地方电力公司上班,从事基层管理工作。早在1997年时,张士平曾有意让张波回到魏桥集团,但张波有自己的考虑,除了工作环境、作息规律、行业认知等等之外,张波其实更愿意过一种慢节奏的轻松生活。直到1999年时,由于企业扩大规模,张波辞掉了工作,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张波说:“1999年,魏桥集团收购了滨州一棉,我也想挑战一下自己,于是回来了,当时我们家已经搞纺织很多年了,我却从来没进过纺织车间。”

  回到父亲的企业上班之后,张波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早上起床早了,工资也比原单位少了,没有了星期天,对纺织生产一窍不通……于是,他开始泡在车间里,了解生产工艺,学习专业知识,自尊心不允许他向工人问这问那,他把不懂的东西偷偷记下来,回到办公室加紧恶补功课。假如按照他的学习方法和态度,张波应该很快会成为一个技术专家。

  然而,一周之后,他的观念发生了变化。

  “大约过了一星期,我觉得不对劲啊,我来是搞管理的,不是搞技术的,应该把精力放在管人、管大方向上,其余的事自然有人管。后来,正逢企业扩建,我全程参与了建设,再到后来,涉足铝业、上市、境外获取资源,我经历了魏桥铝电发展的整个过程,也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了。”十余年的经历,张波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当我们问及张波个人拥有的最奢侈的东西是什么时,他苦笑着,抠着头发想了半天。“我真没有什么奢侈的东西,我也不懂字画什么的,更不懂奢侈品,要说有,我爱人曾经送给我一块手表,这可能是我比较贵重的东西吧。”

  和他父亲一样,张波酷爱运动,羽毛球、中长跑、篮球都是他的强项。张波还担任山东省羽毛球协会副主席,在前不久魏桥创业集团举办的职工体育运动会上,他还获得了羽毛球双打第一名。张波说:“我每天打打羽毛球,这就是很好的放松,晚饭后我还会去跑跑步,跑步过程中把一天的事情想一想,既锻炼了身体,又理了思路,昨天晚上我还跑了4000米,想要做事情,身体是本钱,这就是我个人的最大爱好。”

  事实上,除了运动之外,还真找不出张波有什么爱好。他告诉我们,每逢出差到外地,他也不去旅游,基本在酒店里不出来,“国内很多著名的景点我都没有去过。至今,我没有见过沙漠,没去过草原,很多名胜古迹都没有去过,往往是想去的地方去不了,不想去的地方还得频繁地去,有时候,我喜欢看一些古今传记类、励志类的书,看书可以让我静下心来。”

  张波无任何不良嗜好,对生活和工作环境要求也很随意。唯一的要求就是出差期间,无论是乘飞机还是住酒店,他一定要保证充足的睡眠,确保第二天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客户面前。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一位航空公司的空乘对他说:“您是最受欢迎的乘客,什么服务都不需要,上了飞机就睡觉。”

\

 张波在生产车间检查工作

对话:世界最好的铝企业在中国,在滨州,在魏桥

  《中国有色金属》:魏桥铝电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张波:一是继续履行“广义”的社会责任。不仅是环保、就业、税收、职业健康这些传统的社会责任,而是要引领中国乃至世界铝行业持续健康发展,我们有强大的自信:世界最好的铝企业在中国,在滨州,在魏桥。现在全球首条全系列600千安电解车间已在魏桥铝电运行了半年,国际铝协、海德鲁、俄铝等负责人现场参观之后一致认为,我们的电解槽是国际上最干净的、最高效的、用工最省的。为什么?因为魏桥铝电在环保上、在改善工人劳动环境等等这些方面,只有四个字——不惜代价。曾有一位电解铝专家来到车间里,刚一参观,他就问,你们的电解槽开了吗?为什么我看不见工人、闻不到气味、听不到广播传出的系统效应报警?你们打开槽门让我看看。他看完之后,他连声说,运行太稳定了,真是神奇!

  二是企业发展的根基在员工。构建和谐企业,不仅仅体现在为职工盖住宅楼、建幼儿园这些,而是让职工感觉到,企业在为职工考虑,这样,企业才有发展。别的不说,仅在环保投入上,这些年魏桥铝电投入了不下一百亿元。作为魏桥人,踏实!安全!有归属感!

  三是内部管理需要加强。公司快速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看不到的事情,早期是创业,现在是创业加守业,怎么才能做到基业长青?要杜绝粗放式的管理,要加强管理团队建设,形成一套成熟的管理体系,而不是把成功运行的筹码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如果把魏桥铝电比喻成一部车,我现在只是一名司机,有一天我离开了这部车,换个司机,这部车照样平安上路。这就是我的目标。

  《中国有色金属》: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有哪些经验和教训?

  张波:中国企业要走出去,思想一定要先走出去,和国际融合到一起。最重要的是合作理念,这个理念就是共赢,而不是简单的索取。多年前,我们在海外获取资源时,由于考虑企业自身利益比较多一些,也碰过一些挫折,现在,我们以双方的共同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共同奔着这个目标,这样,合作就有基础了。

  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当地的文化、风俗、禁忌、法律、宗教等等,区别很大,与我们合作的承建单位也曾经出现过一些现在看来是笑话的问题。现在,我们给要去几内亚的员工发放用三国语言印刷的几十页的《须知》,我们与印尼合作时,分批次从印尼招了200余名大学生来中国培训。这就是我们了解国外、国外了解中国的一个过程。

  《中国有色金属》:今年三月,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三届五次理事会议上,您当选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作为副会长,请谈一谈对当前中国铝工业的运营和未来发展有什么建议和呼吁。

  张波:承蒙信任和厚爱,我有幸担任副会长职务,倍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我将和全国兄弟单位一道,更好地推动我国铝加工行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打造世界级铝深加工产业基地,建设世界铝业强国。

  一是努力营造铝行业是绿色行业、储能行业的舆论氛围。早前,在原铝生产过程中的吨铝综合交流电耗为17000~18300度,所以人们往往把铝工业视为耗能产业,现在吨铝综合交流电耗为12600度,并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还在不断降低。铝工业还包括下游的加工业与铸造业,它们的能耗不高,仅相当于原铝电解能耗的10%~20%,所以把铝工业视为耗能工业是不正确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铝还是一种可贵的储能金属,铝工业也就成为了一种储能工业,在人类应用的所有结构材料与大宗功能材料中,铝、铝合金、铝制品的可回收性是最高的,它们的可回收率可达90%以上,所以说,铝是一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金属,是上乘的节能材料。

  二是努力转变社会各界对铝行业是过剩行业的认识。铝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原材料,是除钢铁之外的人类第二大应用金属,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一种不可替代的材料。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铝的应用会越来越广泛。在十年前,都说铝业过剩,可是经过十年的高速发展,产能产量急剧扩大,市场充分证明铝并不过剩。在看待铝业是不是过剩这个问题上,要多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发展是解决一切矛盾和问题的金钥匙。

  三是努力扩大铝产品在各领域的广泛应用。继续推进“以铝代钢”、“以铝节铜”,重点抓好建筑领域“以铝节木”,扩大铝在建筑行业的应用,推广铝合金建筑模板。围绕国家提倡的轻量化发展方向,加强关键技术攻关,加快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铝材的研发和应用市场的开发,扩大铝应用。

\

 中国宏桥原铝生产线

后记:“为国创业、为民造福”的坚定信奉者

  张波出生时,没有像其他富二代一样,含着“金钥匙”长大,在他的少年时代,正是父亲张士平艰难创业的时期,张波目睹了父亲栉风沐雨的步伐,也从父亲身上延续了低调、朴实、勤俭、善良的家风。

  从大学毕业到魏桥少帅,各种风雨、各种场面、各种格局让这位少帅快速成长成熟,他学会了敏锐洞察各种复杂局面并正确解决问题。他是“为国创业、为民造福”的坚定信奉者,也是勇立潮头的改革者。这些难能可贵的品质,既是父亲张士平的成功,也是张波带领下的团队的成功。对于魏桥铝电这样的旗舰企业来说,破浪前行、风雨无阻的秘诀也正在于此。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张波坦诚地告诉我们:“我现在之所以拼命工作,说敬业、奉献、责任什么的,或许是场面上的话,更多的原因,就是我遵循了中华民族历来的孝道传统,我就是要让父亲看到,在我这一代人身上,他为国创业的事业能得以延续,他为民造福的梦想能够一步一步实现。”

(特约记者单位系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

相关热词搜索:魏桥 宏桥

上一篇:光伏:欧盟企业违反中欧多晶硅价格承诺
下一篇:“锂产业——新生态”国际高峰论坛在青海会议中心举行

 visit counter
vis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