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要闻动态

高风亮节毕一生——哀悼老领导茅林同志
2020-10-26 09:24:35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10月12日上午,有色离退休干部局局长黄利贤电话相告,茅林老部长已于今晨6时30分去世,我顿觉脑中轰然一击。

  新冠肺炎疫情前我曾去协和医院病房看望,他谈吐如常。今年的国庆、中秋双节前夕,也以电话问候,他正安然进食。10月9日,老干部局派人从协和医院给我送两个月的药来家,转告茅部长病危正在抢救,我随即给他的护工打电话,护工说,他从7天前病情恶化,已戴上呼吸器,未见缓解,医生准备切开气管,被他断然拒绝。3天之后,他即安详而去,享年96岁。

  黄局长于当天午后再来电话,说茅部长的孩子们遵其父生前遗嘱,只在医院从简告别后,遗体即捐献协和医院,我再感受一轰击。但随即想到,这显然是他早已决定,病危时不愿多耗费国家医疗资源来延长生命,并用自己的遗体作医学研究,以更有效救治他人,这不正是他一生为人处世高风亮节的最后体现吗!

  1979年,我还在山西中条山有色公司任副经理,7月末,奉电去江西德兴,参加江西铜基地组织的审查美国福录公司为德兴铜矿所作的概念性设计会议。会中,兼任指挥部党委第一书记和总指挥的冶金部副部长茅林两次找我谈话,说部党组已研究,打算调你来此任副总指挥兼德兴铜矿矿长,现正与有关方面协商中。这是我初次同茅部长见面。

  在这次会议中,我知道国家已决定建设包括“五矿一厂”的江西铜基地,被称为有色的“宝钢”,年产铜20万吨,等于当时全国铜产量,总投资40多亿元,其中德兴铜矿占全部投资的70%,由美国设计,为规模居世界前列、设备全部现代化的矿山。1980年4月3日,我从山西到达江西德兴赴任。经事先约定,我全力任德兴矿长,副总指挥只是挂名。

  那时的基地总指挥部设在德兴铜矿两栋并列的二层楼,只有一间会议室、一个食堂、一间澡堂和几个公用厕所,茅部长即在一间房里办公兼住宿,这和他在甘肃任省委领导和冶金部时的工作生活条件相差太悬殊了,但他随遇而安,仍日夜忙碌,除去北京开会外,从不回家。这时,冶金部又调来马明副部长任总指挥,他只任党委书记,仍是领导核心。

  茅部长善于调动各方面积极因素。他邀请了江西省和上饶地区的领导担任副总指挥,多次陪他们来此考察,因此,举凡征地、交通、供电供水,调进干部和招收工人等,都甚顺利。他紧紧依靠马明和基建经验丰富的韩华清、朱雷等副总指挥,并请省冶金厅领导徐清鑑任党委副书记,风驰电掣地开展工作。

  对于我在德兴进行的多项技术改造、两次扩建、完善长远规划、人事调整、实施计件工资以及改善生活设施等,都一一认真听取汇报,给予鼓励和大力支持。

  茅部长十分开明,他考虑到建设庞大的铜基地缺乏经验,不但亲自率团到美国、秘鲁的矿山和日本的东予冶炼厂作考察,我刚到此,他又派出马明同志带一代表团去澳大利亚考察一个月,我参加随行。之后于1982年4月,又派我带永平铜矿总工李源樑及一翻译到澳大利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开办的布干维尔铜矿考察两个半月。使我们大受裨益,将其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逐步吸收利用。

  令人所料不及,指挥部迅速有效地对“五矿一厂”开展建设刚1年时间,1980年6月即被通知缓建。因这时党中央认为,经“文革”大动乱后,国民经济已严重受创并比例失调,必须进行调整,不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从此,有的项目便停止了,但对江西铜基地只是缓建而不是停建,此项目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时,茅部长经深思熟虑后作出了一个十分大胆而机智的决定:实施设备“动维护”。即将贵溪冶炼厂从国外引进的先进设备全部安装到位,只是待运转;也把为德兴铜矿引进的多台三大件:154吨电动轮汽车、13立方米电铲、45R牙轮钻全部组装入库。这是庞然大物,过去我在国内大型露天矿开采中所见到的最大设备只是苏制20吨泰脱拉汽车、4立方米电铲,没见过牙轮钻。但是这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布干维尔铜矿所使用的设备完全相同。茅部长的这项有力措施,促进了贵溪和德兴后来的快速建成达产。

  1982年末,茅部长奉命组建江西铜业公司领导班子,全面管理“五矿一厂”,由我出任总经理。不久后中央决定把有色金属从冶金部划分出来,于1983年4月,成立直属国务院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邱纯甫任董事长和党组书记,林泽生任副董事长和党组副书记,我任总经理和党组副书记,茅部长等任副董事长和党组成员。

  显然,我连续两次出任新职,茅部长都是重要的推动者,并在总公司领导排序中居我之后,还找我谈话,要我大胆工作,表示今后一定尽力支持。他的大公无私、高风亮节,使我深受感动和教育,同时我深知,如无他召我去江西,给予培养、锻炼、提高,我是不可能进北京担任此要职的。

  总公司成立后,党组按照国务院文件,委托茅部长带领总公司和国家经委、财政部人员一起组成的小组,到各省市上收有色企事业单位。此前,本由冶金部直属的单位已绝大多数下放地方,如不上收则总公司只是一个空壳。但这牵涉到地方利益,是个相当困难的差使。茅部长不辞艰辛,逐一到有关省市去谈判,既坚持原则,又机智灵活,最终照单全部上收,使总公司总计拥有直属单位321个,其中生产和施工企业、地质和勘察局、设计和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以及供销和进出口公司等一应俱全,并组建了11个地区公司。以及归口管理全国有色行业。总计职工133万人,其中直属101万人。这便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工业经济体系,上下左右前后相互呼应,大家都朝着总公司每年提出的奋斗目标,齐心合力向前走,有色工业大大加快了发展速度。

  1986年4月,贵溪冶炼厂投产,由茅部长主持了隆重的投产仪式,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方毅亲临剪彩,江西省领导以及邱纯甫和我出席。

  1986年5月,董事会到届,中央决定总公司不再设董事会,由我仍任总经理并接任党组书记,茅部长一如继往大力支持我的工作。

  山西铝基地被称为总公司天字第一号工程,拟建成从铝土矿开采、氧化铝直到电解铝,形成完整产业链的河津铝厂,由多国引进设备。但这里是从一张白纸从头开始,比建设当年江西铜基地的难度更大。于是总公司又委托茅部长以服务组组长身份到此蹲点指导。他从1985年一直到离休后的1993年的8年中,坚持每个季度去一次,每次一个来月。还曾请铝业专家陈岱、李洁瑜和基建经验丰富的王扶等一起来此出主意,直到基地试车投产。在此期间的1987年11月,他还曾被委派到当时总公司初建的对外工程公司任董事长,主要是去亚洲的科威特和伊拉克,协助他们顺利处理了对外劳务承包中出现的问题,虽只有短暂的半年,却使该公司克服了初建时的困难,为后来的大发展打下了基础。

  我以上的记述虽不完备,但仍可大体看出,茅部长在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中,从冶金部或出或进,岗位或上或下,座次或前或后,局面或大或小,他从不计较、不抱怨,而总是勤勤恳恳累年累月累日操劳,一一取得优异成绩。我也知道他从1940年末16岁即参加革命,第二年初入党,历经磨难,也曾遭受委屈和挫折,方百炼成钢。

  我刚始得知,茅部长夫人于2009年去世,也捐献了遗体,原来这是他夫妻俩早就约定的。几天来我一直在思考,为何茅部长的人生能达到如此高度,这应当是,他充分发扬了一个共产党员所具有的优良品格,才使其始终坚持为人处世的高风亮节毕于一生。

  10月16日上午,老干部局黄局长带领有关人员在协和医院地下室,举行了茅部长遗体告别仪式,隆重而简洁,中央有关领导送了花圈。我和大家一起向他默哀、三鞠躬。对其一家三代十几人我一一握手,还说:“这是喜丧,他不但高寿,而且只病危十天即无痛苦地安详离去,愿你们节哀保重,但不必过于悲痛。”

  斯人已逝,余香犹存,他的高尚形象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0年10月19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有研集团国联研究院获批北京市知识产权运营试点单位
下一篇:五矿国际: 以责任与担当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