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门户网站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要闻动态

镍供应重心向印尼转移
2020-12-18 08:38:26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责编·作者:东海
 
  今年初,印度尼西亚再次全面禁止镍矿出口,菲律宾成为我国镍矿主要进口来源国。此外,今年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供应端有超预期扰动,镍矿供应全年维持紧缺格局。截至9月,我国镍矿进口量2727.5万吨,同比下降30%,其中,自菲律宾镍矿进口2194.6万吨,同比下降2.8%;自印度尼西亚镍矿进口304.5万吨,同比下降79.6%,两国占我国镍矿进口总量的92%;自新喀里多尼亚镍矿进口158.4万吨,同比增长62.4%。
 
  港口库存方面,截至11月27日,我国十大镍矿港口库存为717.7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46.9%,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当前菲律宾处于传统雨季,11月菲律宾镍矿出货量呈断崖式下降,镍矿市场可流通货源紧缺,目前国内镍矿进口价格已经反弹至2014年以来的高位。在印度尼西亚禁矿的背景下,我国镍矿供应量预计难有明显增量,一方面,菲律宾近几年因大量开采导致镍矿储量和品位有所下滑;另一方面,澳洲、美洲等地区因运费较高出口到中国的量较少,且这些地区增量非常有限。新喀里多尼亚目前成为我国镍矿进口增量的主要来源国,但体量依然较少。
 
  印尼镍铁反哺国内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电解镍产量由于硫化镍矿关停潮而不断下滑,全球精炼镍价格飙升以及供给缺口,给中国不锈钢企业带来了沉重的成本负担,倒逼中国不锈钢产业发明了由低品位的红土镍矿冶炼含镍生铁的工艺,中国也成为全球镍铁的主要产地。铁合金在线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镍铁产能由2012年的800万实物吨快速增长至2017年的4538万实物吨,增长率达467%,受2017~2018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环保限产以及镍价处于相对低位影响,成本或者运输条件不占优势的小型镍生铁生产企业开工率低下或停产,2018年,全国镍铁产能降至2573万实物吨。从产能利用率角度看,我国镍铁的产能利用率普遍偏低,只有南方地区产能利用率达到50%,而山东省、江苏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分别为38%、27%和26%,其他省份甚至更低。
 
  由于我国镍矿对外依存度高,我国镍铁产量受印度尼西亚镍矿政策影响明显。2011~2013年,我国镍铁产量(以金属镍计)由25万吨迅速增至48万吨,2014年后,由于受到印度尼西亚原矿禁止出口政策的影响,我国镍铁产量又不断下降至2016年的38万吨左右。2017年,印度尼西亚放松原矿出口政策后我国的镍铁产量也因此得到回升,2019年,镍铁产量达到60万吨。印度尼西亚方面,在镍矿出口禁令下当地镍冶炼产业崛起,2019年镍铁产量反超中国。印度尼西亚镍铁产量由2014年的0.5万吨增长至2019年的69万吨左右,年复合增速高达168%。
 
  2020年,印度尼西亚为了弥补禁矿令造成的缺口,有大量新增产能释放。主要增量来自青山和德龙,预计青山Wedabay项目将投产完剩余的10条线,印度尼西亚德龙二期项目共35条线,预计2020年将投产其中的12条线,预计2020年印度尼西亚新增产能近30万金属吨,产量15万金属吨。根据各公司计划来看,2021年仍是印度尼西亚镍铁产能投放大年。
 
  随着印度尼西亚镍冶炼产业的发展,印度尼西亚镍铁不断反哺我国。2020年印度尼西亚禁止镍矿出口后,我国自印度尼西亚进口镍铁量更是大幅增长。海关数据显示,1~9月,我国进口镍铁245.9万实物吨,同比增长81.9%。与此同时,国内镍铁产量不断下滑,镍铁厂不仅面临原料短缺的困境,其竞争力也无法与印度尼西亚本地镍铁企业相抗衡,国内镍铁企业面临生存危机,将迎来一波产能出清风险,镍铁行业重心将逐步转移印度尼西亚。
 
  电解镍产量平稳增长
 
  2014年以来,硫化矿近乎充分开采,资源呈现枯竭之势。LME镍价自2014年5月份的前期高点21625美元/吨,单边下降至2016年1月份的7550美元/吨,跌幅超过65%。镍价的低迷走势难以支撑硫化镍矿高额的开采成本,引发全球硫化镍矿关停潮。镍国际巨头纷纷收缩产量,全球电解镍产量出现下滑。与此同时,2016年,全球镍市场持续去库存,到2019年降至近十年来低位水平。今年受到疫情扰动,LME库存低位回升,但总体库存水平依然偏低。截至11月27日,LME镍库存为24.2万吨,上期所镍库存为2.3万吨。
 
  产量方面,2014年,我国电解镍产量上升至最高,为35万吨,同比增长27%,可能是受到2014年印度尼西亚禁矿令实施的影响,红土镍矿供给的镍铁数量减少,从而使得不锈钢的另一原材料电解镍板产量增加。此后随着镍铁生产不锈钢对电解镍的替代作用明显,我国电解镍产量开始逐渐减少,到2018年,我国电解镍产量下降至18万吨。随着新能源行业的兴起,硫化镍矿的产量近年来有所恢复,2019年我国电解镍产量开始回升,产量为19.6万吨,同比增长8.9%。截至10月份,我国电解镍产量共计14.1万吨,同比增长10.44%。
 
  硫酸镍维持扩张态势
 
  SMM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硫酸镍产能增至139万吨,较2018年增长35万吨,同比增长34%;预计2020~2022年全球硫酸镍产能维持扩张,预计至2022年总产能将达到250万吨。2019年,全球硫酸镍产量为94万吨,同比增长6%,预计2020年全球硫酸镍产量103万吨,2021年起随着新能源技术攻克及整个行业趋于良性发展,对硫酸镍的需求继续增长,硫酸镍产量也将不断扩大,2021~2022年,产量分别达到130万吨和172万吨,产量增长保持在20%以上。
 
  2019年,我国硫酸镍产能提升至105万吨,占全球硫酸镍产能比例的76%,相比于2018年新增33万吨,全球硫酸镍新增产能几乎全部来自中国,预计未来几年硫酸镍产能也将继续增加。由于疫情影响,硫酸镍产量受到冲击较大。SMM数据显示,1~10月,中国硫酸镍产量为11.04万吨金属量,同比下降4.4%。一季度,主要是国内的影响占主导,春节假期叠加疫情爆发,正极材料厂基本停产,前驱体厂以及硫酸镍厂家均有减停产。进入二季度,海外疫情暴发,欧美车企停产,前驱体厂订单有所减少,对硫酸镍需求随之下降。不过,从三季度开始,随着国内经济的率先复苏,前期被压抑的需求开始爆发式的增长,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屡创新高,硫酸镍产量环比迅猛增长。随着新能源技术发展,新能源汽车迈入高增长时代,硫酸镍需求将随之增加,产量增长率将不断上涨。
 
  新增产能方面,全球硫酸镍产能的主要增量来自金川集团、吉林吉恩、必和必拓、芬兰Terrafame和印度尼西亚湿法项目,扩建产能的投产时间均在2020~2022年,其中,中国的硫酸镍新建扩产能合计为12.5万吨,占全球总扩建产能的22%。在国内主要的硫酸镍生产企业中,金川集团、格林美、华友钴业和广西银亿的硫酸镍产能分别为12.5万吨、8万吨、1万吨金属量和5万吨,生产电池级硫酸镍和电镀级硫酸镍。
 
  供应端整体来看,在印度尼西亚禁矿背景下,印度尼西亚镍冶炼快速发展,镍铁项目大量投产反哺国内,国内镍铁行业则面临产能出清风险,整体产业重心向印度尼西亚转移。在新能源行业快速发展的带动下,预计电解镍产量将维持平稳增长,硫酸镍则延续产能扩张态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锂行业进入新一轮上行周期
下一篇:上期所举办产融协同发展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