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国际合作

浅析疫情对印度铜工业的影响
2021-07-26 08:23:41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作者:吴坤金
 
  印度拥有全球第二的人口规模,但铜工业规模仅占全球2%~3%。2020年,新冠疫情扩散,导致印度经济活动受到较大影响,今年4月,新冠病毒变异,导致印度疫情再次暴发。尽管目前印度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已大幅下降,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在此背景下,印度铜工业受到一定影响。
 
  疫情期间印度铜产量下降
 
  印度铜矿资源匮乏,Hindustan Copper(HCL)是该国唯一的铜矿生产商,目前该公司年产能约420万吨,折合金属量约4万吨。印度矿业部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铜矿石产量313.8万吨,同比下降25.3%。今年1~5月,印度铜矿石产量164.8万吨(4~5月产量下滑不明显),较去年同期增长38.1%,较2019年同期下滑9.5%。疫情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铜矿生产,且2020年全球疫情集中暴发时的影响比今年疫情二次暴发的影响更大。当前印度的铜矿生产仍未恢复至疫情前(2019年)水平。
 
  Sterlite Industries(SSL)、Hindalco和HCL是印度主要的电解铜生产企业,总产能约100万吨/年。由于2018年5月印度政府下令永久关停SSL旗下Tuticorin冶炼厂,印度铜冶炼实际产能利用率降至50%左右。
 
  印度矿业部数据显示,2020年,印度电解铜产量33.4万吨,较2019年下降21.0%,减量集中在二季度和四季度。今年1~5月,印度电解铜产量19.4万吨(4~5月产量环比下降),较去年同期增长48.7%,较2019年同期增长3.9%。与铜矿类似,数据反映出印度电解铜产量受疫情影响有所下降,且全球疫情集中爆发阶段影响更大。而不同的地方在于,印度电解铜生产更快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除铜矿外进出口相对正常
 
  印度铜原料(铜精矿、粗铜和废杂铜)主要依赖进口,在Tuticorin冶炼厂关停之前,印度部分电解铜可供出口,关停之后也需要通过进口来补充国内供应。
 
  印度商工部数据显示,2020年,印度进口铜精矿54.4万吨(折合金属量约13.6万吨),较2019年下降29.5%。今年1~4月,印度进口铜精矿16.4万吨(4月进口环比增长),较2020年同期下降34.2%,较2019年同期下降37.4%。数据显示疫情暴发后,印度铜精矿进口下滑幅度较大,可能的原因一是疫情发生后全球铜矿供应减少,二是铜矿加工费下降和印度冶炼厂减少对铜矿的需求。
 
  粗铜方面,印度2020年进口量为16万吨,较2019年增长28.0%。今年1~4月,印度进口粗铜5.7万吨(4月进口环比增加),较2020年同期增长14.5%,较2019年同期增长22.9%。印度粗铜进口在疫情期间不受影响处于增长,大致反映出疫情后粗铜原料供应恢复更快,印度冶炼原料结构向冷料倾斜。
 
  废杂铜方面,印度2020年进口量为22.8万吨,较2019年下降8.5%;今年1~4月,印度进口废杂铜8.3万吨(4月进口环比增长),较2020年同期增长18.8%,较2019年同期增长9.5%。数据反映疫情期间印度废杂铜进口受影响较小,仅存在阶段性缩减。推测废杂铜进口与印度国内疫情关系较小,与废杂铜来源国疫情关系更大。
  电解铜方面,印度2020年电解铜净进口量为12.1万吨,较2019年增长28.3%。今年1~4月,印度净进口电解铜2.7万吨(4月进口环比增加),较2020年同期下降17.3%,较2019年同期增长89.1%。数据反映疫情对印度电解铜进出口影响同样较小,电解铜进出口起调节印度国内的供需的作用。
 
  疫情对需求影响减弱
 
  去年全球疫情集中暴发和今年印度疫情暴发期间,印度制造业PMI和工业生产指数均出现下滑。不过相比去年的巨幅下滑,今年疫情导致的印度经济下滑幅度较小,但仍大于疫情前正常经济衰退的幅度。
 
  如果不考虑印度国内库存变动,则印度电解铜表观消费在去年海外疫情较严重的二、三季度大幅下滑,去年四季度,印度电解铜表观消费基本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今年4月,印度电解铜表观消费环比有所增长,反映4月铜需求受疫情影响小。从5月份中国进口印度电解铜数量增加(0.8万吨增加至1.6万吨)、印度电解铜产量下降和经济先导指标推测,印度5月电解铜表观消费大概率下降,但预计不会明显低于疫情前水平。
 
  疫情对印度国内铜生产影响较大,疫情期间印度铜需求也受到一定影响,但是疫情对需求的影响逐次减弱,相比之下,印度铜贸易受疫情影响更小。以此为参考,近期东南亚国家疫情扩散风险下,需要关注的是这些国家生产活动下降、需求边际走弱对铜市场的影响。(作者单位:五矿期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有色在豫企业奋力抗洪抢险
下一篇:全球对于锂电池生产的控制权竞争正在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