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国际合作

镍价大跌是高冰镍造成的吗?
2022-01-29 07:34:39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作者:广发

  1月24日,印度尼西亚青山工业园区首批高冰镍产品集港完毕,正式发运中国,此次总发船量约为500吨高冰镍。目前,该园区内在产高冰镍生产线3条,月度镍金属产能约3000吨。

  镍价从1月24日涨停至1月25日跌停,被市场热议。笔者认为,高冰镍发运回中国只是导火索,并非最根本原因。而根本原因是前期逼仓行情造成镍价大幅上涨、下游企业利润受挤压后,联合举报存在操纵市场价格行为,叠加上海期货交易所上调交易保证金、俄罗斯和乌克兰局势引发春节前避险情绪上升,多头获利减仓。目前,硫酸镍和镍铁价差约为3.32万元/吨,经济性条件刚好满足,镍铁也非绝对过剩,高冰镍对价格的实际冲击有限。

  高冰镍对镍产业链格局的影响

  目前,镍的产业链可以划分为两条主线:一条是“红土镍矿-镍铁或镍生铁-不锈钢”,主要采用RKEF工艺(回转窑-矿热炉冶炼)生产,是镍下游的主要应用;另一条是“红土镍矿或硫化镍矿-湿法冶炼中间品或硫酸镍-电池”,是镍需求的潜在增量。

  制备硫酸镍的途径主要有六条:

  一是红土镍矿-镍中间品-硫酸镍:湿法高压酸浸路径,此种产业链途径以瑞木公司、住友集团、华友公司和力勤公司为代表,采用低品位红土镍矿进行破碎洗矿,再将矿桨经过高压酸浸,产出MHP(氢氧化镍)等湿法冶炼中间品,最后精炼后即可产出硫酸镍。该方式可使企业总现金成本相对较低,生产过程相对安全,原料供应相对稳定,但能耗较高,是目前我国制备硫酸镍主要采用的工艺。

  二是废料-硫酸镍:通过废镍合金、降级废料、废电池、含镍铜钴废渣等,经过湿法冶炼生产硫酸镍。这种方式占用企业现金成本较低,但废料供应量不稳定。

  三是镍豆或镍粉-硫酸镍:采用镍豆、镍粉等直接氧化酸浸,经过精细过滤后产出硫酸镍。该方式投资少,周期短,工艺流程相对简单。但是,该方式成本高,需要等待市场行情。只有当总费用与硫酸镍价格倒挂时,前驱体厂商才会将镍豆或镍粉溶解生成液体硫酸镍,直接进入三元前驱体产线,节约结晶成本。

  四是硫化镍矿-高冰镍-硫酸镍:通过火法冶炼得到低镍硫,而后将低镍硫转炉吹练成高镍锍,最后经过精炼生产高冰镍。

  五是红土镍矿-镍铁或镍生铁-高冰镍-硫酸镍:火法冶炼路径,以青山集团、盛屯矿业和华友公司为代表。采用高品位红土镍矿进行干燥,再将干矿放入预还原回转窑进行还原,焙烧得到熔融高镍生铁,进一步硫化后产出高冰镍,最后经过氧浸、精炼后产出硫酸镍。

  六是红土镍矿-低冰镍-高冰镍-硫酸镍:火法冶炼路径,以淡水河谷公司和中伟公司为代表。采用高品位红土镍矿进行干燥,再将干矿经过熔融、碳硫化、还原焙烧、煅烧等程序后产出低镍硫,硫化提纯后产出高冰镍,最后经过氧浸、精炼后,产出硫酸镍。

  以上工艺中,前三种为常用工艺。而青山集团的技术将“红土镍矿-高冰镍-硫酸镍”火法冶炼生产线打通,冶炼的本质工艺还是现在主流的镍铁冶炼法RKEF。工艺核心是RKEF制成熔融高镍铁后,并未进一步制作不锈钢,而是进行转炉硫化,制备高冰镍。这种方式,可以直接利用现有的镍铁冶炼RKEF生产线新建转炉,新增投资不多。然后,可以通过高冰镍生产硫酸镍等下游产品。生产线打通后,镍产业链的几种主要产品都连结起来,包括镍铁、硫酸镍、电解镍和不锈钢。高冰镍和不锈钢存在资源争夺,有望将过剩的镍铁产能转化为高冰镍,再生产硫酸镍,缓解目前硫酸镍因对进口镍中间品的高度依赖而存在的缺口。

  高冰镍大规模量产的驱动力

  高冰镍大规模量产的动力,主要在于硫酸镍和镍铁之间的价差。根据SMM的测算,通过印尼淡水河谷现金成本和加压浸出电镍工艺类比分析,只有当硫酸镍和镍铁的价差高于3.3万元/吨,才具备镍生铁转产高冰镍的动力。但以上仅是估算,具体的数值还要等待高冰镍的定价电镍系数公布。

  2021年3月3日,电解镍价格约为13.96万元/吨;电池级硫酸镍的价格为3.75万元/吨,按22%的镍含量可折算为17.046万元/吨;镍铁的价格为1180元/吨,以镍金属量可折算为11.8万元/吨。硫酸镍和镍铁之间的价差约为5.37万元/吨,表现出明显的溢价。因此,当时镍铁转产硫酸镍的生产意愿较为强劲。

  目前转产经济性如何?按照1月24日的镍价格重新计算,价差刚好满足转产条件。电解镍价格约为16.66万元/吨;电池级硫酸镍的均价为3.95万元/吨,折算成镍金属量为17.955万元/吨;高镍生铁的均价为1462.5元/吨,折算成镍金属量为14.625万元/吨。硫酸镍和镍铁之间的价差约为3.329万元/吨,略高于所测算出的镍铁转产高冰镍的成本。此时将镍铁转产成高冰镍卖给硫酸镍企业,与直接将镍铁卖给不锈钢厂,两者经济性上相差无几。

  价差的背后,实则反映出镍铁和硫酸镍的供需状况。镍铁转产高冰镍的潜在因素是镍铁过剩。未来镍铁是否存在过剩呢?

  中国的镍矿需求对外依赖度高,90%以上的镍矿从菲律宾进口。2021年,因大量降雨对矿区的持续性破坏,菲律宾镍矿产量减少,镍矿品位降低。但与此同时,中国的镍生铁产量也在逐年下降,目前镍矿港口库存高于去年同期。前期镍价大幅上涨,但矿石价格未发生明显变化,镍生铁厂家原料库存充足,镍矿供应的约束较小。

  从镍铁方面来看,SMM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镍生铁产量可能减少至39万吨(镍金属量),同比下降10%;而印度尼西亚镍生铁产量可能增加至116万吨,同比增长32%。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综合增速预计将达到18%。其中,根据2022年印度尼西亚投产列表乐观预计,印度尼西亚今年新增镍生铁产能81.1万吨。此外,近年来,随着印度尼西亚镍生铁产能不断释放,回流至中国的镍生铁产量逐年提高,预计2022年中国镍铁进口量将为70万吨,同比增长17.6%。镍铁是否过剩,需要密切跟踪印度尼西亚新增产能的投放进度和中国不锈钢产能变化。

  从长远视角看,高冰镍必将助力能源革命。高冰镍可以降低高镍三元电池生产成本,给新能源汽车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改变现阶段镍在不锈钢和电池方面的应用分布。剔除资源优势国的出口限制等因素,高冰镍的持续产出,将会使镍价长期重心下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习近平:要下大气力推动钢铁、有色、石化等传统产业优化升级
下一篇:未来金价或有较大下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