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国际合作

欧洲能源短缺对有色金属影响解读
2022-08-23 10:44:39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随着欧洲能源危机不断升级,欧洲当地的电价已经飙升到了历史高位,有色金属冶炼产能受到了严重影响。继2021年10月份减停产风波结束之后,今年8月份以来,又有更多的冶炼企业受制于成本压力,不得不停产或者减产,这其中,锌、铝冶炼厂尤为突出。

  全球高温对铝价影响几何

  国际方面,当前,多重因素导致欧洲电力供应紧张。欧洲地区的电力结构主要由天然气、核能、可再生能源构成,天然气受地缘政治局势影响,供给持续走低,价格走高,对于欧洲能源成本造成了巨大压力。

  而近期的高温天气导致欧洲河(湖)水蒸发量加大,水位降低,水力发电受到严重影响。同时,高温还将影响核电站冷却反应堆用水。高温对欧洲地区电力结构的影响是全面性的,这也导致欧洲地区电力价格创下历史新高,高能耗的冶炼企业将继续面临停产威胁。

  从欧洲供给量来看,2021年,全球电解铝产量为6734.3万吨,欧洲地区占比11.2%,产量为746.8万吨。其中,俄罗斯占比最高,约占整个欧洲电解铝产量的48%。今年,欧洲地区面临停产威胁的地区电解铝产量上限大概在388万吨左右。

  从实际情况来看,欧洲发生全面减产的概率比较低。自去年9月份起,欧洲天然气紧缺导致能源大幅上涨,电解铝出现减产状况,截至目前,欧洲的电解铝减产量约85.8万吨,占比20%左右。在今年极端高温天气情况下,主要有斯洛伐克、法国、德国和希腊4个地区发生减产,而挪威、瑞典、冰岛地区电力成本低,电力供应充足,减产概率较低。因此,乐观预计,欧洲地区今年电解铝减产产能在67万吨。如果高温持续到9月份,减产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从悲观角度考虑,电解铝减产产能将会超过80万吨。

  从全球供给情况来看,欧洲地区电解铝减产对全球供应影响不会特别大,但会对欧洲当地的现货升贴水造成影响,进入7月份后,欧洲现货的升贴水处于企稳状态,LME铝库存仍保持去化。若9月份仍受高温影响,电解铝减产将进一步扩大,可能会导致欧洲主要消费地区升贴水的再次走高。目前,在LME铝库存偏低的背景下,可能会发生逼仓的危险。

  如果后期欧洲减产规模进一步扩大,导致伦铝价格再次走高,将会间接导致沪伦比值再次下挫,可能会使国内出口窗户打开,从而缓解国内电解铝市场供应的压力。

  国内方面,目前,国内高温导致124万吨电解铝产能出现减产,高温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受影响最严重的是重庆和四川,主要涉及的产能是四川地区的100万吨及重庆地区的56万吨。目前,四川地区的电解铝产能大概率全面停产;重庆地区电解铝产能暂未受到太大影响,考虑到高温可能还将持续,不排除后续发生减产可能。

  云南省水电主要依靠金沙江和澜沧江。其中,金沙江沿途水电站装机量约占云南省内水电装机量的八成,云南发电量排名前四的白鹤滩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乌东德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都位于金沙江上。对金沙江沿途的5个水文站的水流量和水位高度进行分析可以发现,除石鼓以外,其余地区的水流量和水位高度较去年同期表现都比较正常。云南地区发电稳定,发生减产的概率极低。

  从全年供需来看,截至7月底,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达4105万吨,创历史新高,国内有效建成产能规模4457万吨,全国电解铝开工率约为92.1%,预计今年第三季度供应压力有所缓解。一方面,利润的原因导致高成本地区复产弱于预期;另一方面,高温导致四川出现大面积停产,预估影响产能100多万吨。

  从消费角度来看,当前,高温对川渝地区、江浙地区和安徽省的消费影响严重,其中四川受影响最大。而作为主要消费地的河南和广东地区还没有明显的限产,但同样也面临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而高温对下游影响或更为严重,8月份,下游加工企业开工率小幅下滑,一是因为传统消费淡季的来临,二是高温导致开工率回落。今年的消费淡季或面临“淡季更淡”的情况。

  消费淡季过后,考虑到供应端复产节奏将慢于需求端,或存在阶段性去库局面,带来短期的供需错配,尤其是川渝地区现货升贴水将明显走高。而“金九银十”消费旺季结束后,供应压力将重新凸显。随着冬季的来临,欧洲能源紧缺问题将更加严峻,铝价或迎来国内外的基本面共振,出现反弹小高峰。同时,美联储后续的加息动作也会给国外需求带来一定抑制,铝价或再次进入下行区间。

  能源危机对冶炼产能的影响

  从欧洲锌冶炼端产能方面来看,欧洲精炼锌产能达到230万吨,占据全球精炼锌总产能的18%左右,仅次于亚洲。不同于国内精炼锌企业较为分散的特点,经过之前的并购与整合,欧洲的精炼锌企业相对较为集中。

  从冶炼成本端来看,锌的冶炼成本包括人力、能源、辅料以及折旧运输等。从国内外的锌冶炼成本构成上来看,国外锌冶炼成本主要受人力成本、电力运输影响较大,其占比分别达到24%、20%;国内锌冶炼成本中占比最大的能源,其比例达到40%,而人力成本相较于国外占比较低,占比仅为11%。因此,能源价格的波动,对国内定价的影响权重更大,但由于国内电力价格相对稳定,所以在实际的影响幅度上,国外电价的变化对冶炼利润的影响起到了明显的作用。

  欧洲电力发电主要包含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两大类。近年来,欧洲化石燃料发电比例不断下降,自2010年的近50%不断下降至40%以下;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不断上升至40%附近,至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首次超过化石燃料发电比例。化石能源主要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虽然受到地缘政治局势的影响,占比不断下降,但总量仍处高位。可再生能源主要包括风能、水力、核能以及其他清洁能源等,其波动性较大。德国风力发电产能具有非常强的季节性,一般情况下,上半年整体产量偏低;而法国从去年开始拆除了部分核能装置,导致自2022年第一季度开始核电产量锐减。

  综合来看,上半年,欧洲清洁能源缺口较大,增加了对传统能源的依赖程度。

  从电力价格指数方面来看,自去年年中以来,欧洲主要冶炼产能集中地的电力价格不断上行,目前的电价相较于去年同期已经上涨了4~5倍。而根据欧洲地区每吨锌消耗电量3700kWh来计算,理论上冶炼锌的单位电力成本从2021年初的150欧元/吨上升到2022年第一季度的850欧元/吨,整体来看,单吨电力成本的涨幅大约在5倍以上,与电力价格指数涨幅基本保持一致。

  国内方面,虽然2021年国内动力煤价格暴涨,但政府积极对动力煤长单协议价格进行指导,因此,电力价格仍然保持相对稳定。

  供给端,锌精矿供应依然紧张。目前,国内锌冶炼厂原料库存天数以及连云港进口锌周度库存均处同期历史低位水平,仅为19.4天和7万吨;而进口锌精矿加工费已呈现见顶回落的趋势,侧面印证了锌精矿供应端偏紧态势。

  需求端,锌需求依然处于往年低位水平。镀锌开工率、压铸锌开工率以及氧化锌开工率整体上景气度偏弱,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库存结构上,国外呈现低库存+高升水的趋势。全球显性库存总量降幅明显,较去年同期24万吨左右降至7万吨左右;北美洲、欧洲以及亚洲库存量均持续走低,其中欧洲交割库存仅为25吨。而自年初以来,注销仓单占比不断走强,放大了价格波动弹性。库存量整体水平偏低叠加注销仓单占比走强,加剧升贴水波动幅度,目前,LME锌3月期货合约对标LME锌现货升水高达126元/吨,溢价率接近4%,可以看出锌期货合约盘面状况对市场消息扰动的敏感性较强,若未来供应端出现减产消息等新的扰动因素,或将进一步加深欧洲供应困局。目前,国内整体锌市延续去库,社会库存已降至13万吨水平,接近近3年以来库存低点。

  从宏观方面来看,当前,整体市场景气度较弱,7月份,国内PMI指数下跌至49%,而财新PMI指数同样下跌至50.4%,接近荣枯线;欧洲PMI指数从6月份52.1%下降至49.8%,跌破荣枯线;美国PMI指数虽为52.2%,但未来走势趋于下降,且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同样偏低。

  综合来看,目前,市场呈供需双弱态势,预计锌价仍将震荡运行。需求端预期偏空,下游接货意愿不佳;供给端受库存结构及减产因素影响,对锌价存在一定支撑作用。冶炼利润端预期偏多,主要由于国外供应端减产以及电力价格持续走高影响,能源价格助推成本走高所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有色协会党委常委陈学森到河南豫光金铅、河南金利金铅和济源万洋调研
下一篇:宏观因素重新成为锌价上行驱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