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行业统计

中国光伏20年:江湖风云录(二十四)
2021-07-19 09:18:22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作者:云翀
 
  三、迈进:新政带来光明和希望
  (20世纪90年代)
 
  6.其他国家
 
  除了德国,其他欧洲国家也加大了对光伏行业的扶持力度,1992年,欧洲光伏太阳电池销售市场占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1994年~1999年,欧盟委员会给予光伏行业大量支持,包括结构性财政3亿欧元;来自研究开发设计的第四次框架计划4亿元,其中光伏占1亿元。1997年,欧盟发布了名为《能源的未来:再生能源》的欧盟战略与行动白皮书(Energy for Future:Renewable Sources of Energy,a White Paper for a Community Strategy and Action Plan),白皮书提出,到2010年,欧盟可再生能源的消费量要从1997年的6%提升到12%,并对具体各能源提出明确目标,如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要占总发电量的21%,其中,风电要达到40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要达到300万千瓦,生物燃料要占总燃料供应的5.75%,生物质能的利用要达到2亿吨标煤。此外,白皮书还提出,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在整个欧盟国家的能源构成中要达到50%。白皮书中提到的计划包括欧盟内部的市场促进计划,进一步鼓励可再生能源利用的政策,以及各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的投资及信息共享,对此,欧盟各国纷纷采取相应措施提供支持。针对光伏行业发展,白皮书提出,欧盟范围内要安装100万套光伏系统,其中50万套为屋顶并网光伏系统,需要光伏组件1000兆瓦,另外50万套是为乡村供电的独立光伏系统。在一年的时间里,欧洲各国投资16亿欧元,其中38%用来赠款和补贴,62%间接支持贷款和支付并网费用。在光伏领域,私人投资总数高达13亿欧元,但是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这个数据远低于实际的数字。
 
  西班牙的资源和能源问题也急需解决,新能源成了必由之路。1993年,西班牙安装光伏发电组件0.7兆瓦,位居世界第八位。此后一直在1兆瓦以内徘徊,名次渐渐跌到第十以及十名以外。值得一提的是知名企业ISOFOTON。这家1981年由马德里大学教授Antonio Luque 创立的公司,相继从事过光伏和光热相关产品生产。20世纪90年代初,随美国、日本和欧洲光伏市场的启动,ISOFOTON启动光伏电池组件生产线的建设,1995年,该公司以1.7兆瓦的组件产出跃居全球前十,1997年,该公司光伏电池组件产量达到2.14兆瓦,位居第十,1998年产量继续增长到3.37兆瓦,1999年、2000年和2001年维持3.37兆瓦,排名则依次为第十、第十一和第十二。西班牙自1997年实施电力改革,颁布了电力法,吹响了电力自由化改革的冲锋号,随后又颁布了40多条涉及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条文。西班牙电力法提出,在2010年之前,将该国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比例提高到12%(这一目标后来被提前完成),并要求电网必须保证可再生能源入网。国家财政为可再生能源提供直接补贴。同时要求发电机构从由独立发电厂(除了电力巨头Endesa和Iberfrola,还有11%的发电量来自独立发电厂,简称IPP)组成的“特殊领域”(specialregime)中,以政府规定的额外补贴,购买可再生能源和联合发电的发电量,其中可再生能源占三成。这部分补贴成本为政策成本的一部分,通过电价由居民用户买单。1998年,这部分补贴花费达到51亿比塞塔(西班牙当时的货币),折合3000多万欧元。据统计,补贴成本占到了当时供电成本的11%。
 
  荷兰本身是欧洲的石油大国,但也高度关注绿色能源发展,著名的荷兰风车就是显著代表。荷兰有1600万人口、日照资源也非常匮乏,但政府通过调控功能,促进研究单位与大学、工业界的紧密结合,使科研成果尽快转换为生产力。同时,政府鼓励使用清洁能源,甚至出台强制性要求规定清洁能源比例,要求电力公司必须收购可再生能源发出的电力,光伏并网系统发出的电力可以以常规电价售卖给电力公司;政府还鼓励从事相关行业人群,给予个税减免优惠。此外,政府提出,要在2020年之前完成《百万个太阳能光伏屋顶计划》,并筹建了年产10兆瓦~50兆瓦,甚至达到100兆瓦的太阳能电池厂。在此阶段,荷兰已经将视线投向海外市场,如印尼和中国的光伏用户系统,此外,太阳能电冰箱、空调、水泵、手提灯、逆变器等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产品开发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对于太阳能的发展,荷兰希望能够将光伏与建筑相结合,通过扶持和研发光伏应用示范工程,降低光伏系统成本,形成了具有荷兰特色的“百万屋顶计划”。从1993年的0.3兆瓦到1999年的2.7兆瓦,荷兰逐步从世界前十跃居到第五名,光伏企业Shell Solar 也成为行业新秀,科研单位ECN(能源研究中心)成为世界级的光伏研究中心。
 
  法国和德国一样,深受石油短缺的制约,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思考石油的替代方案。也正是因此,法国一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核能生产国、核电技术和设备大国。但是由于太阳能具有的不足,法国发展光伏的决心不大,更多的还是通过试点化的方法,通过鼓励屋顶安装和光伏建筑一体化的方式,来柔性推进光伏应用。1993年,法国光伏应用量是0.3兆瓦,位居世界第九;1996年增至1.5兆瓦,跃至第五;1999年从2兆瓦跌回1.5兆瓦,位居第六。
 
  瑞士是个山城小国,能源紧缺,与欧洲多数国家一样重视核电和光伏等新能源的开发。也推出了一些补偿和激励措施。1993年,瑞士的光伏安装量达到1兆瓦,位居世界第七;到1995年底,已经安装了7兆瓦作为执行示范项目的成果;1999年缓步增长到1.9兆瓦,基本维持第七。
 
  在南美洲,巴西利用本国优势,先后制定了农村电气化计划和州市能源开发计划,在农村地区大力推行太阳能发电。在全国2000多个村落安装光电接收器,解决当地的用电问题。巴西电力公司还与东北部的塞阿拉州和伯南布哥州共同开发太阳能,对太阳能发电进行研究。在巴西经营的外国公司也看准了这个市场纷纷投资。壳牌石油公司还在此期间将公司太阳能部迁至巴西,投资5亿美元进行技术开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铜业举行“颂歌献给党”文艺展播暨“两优一先”表彰大会
下一篇:辽宁省公布首批新材料产业新产品推介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