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行业统计

全球镍供需市场浅析
2022-05-19 10:39:01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随着技术工艺的不断创新和政策走向的调整,镍的供需格局随之发生相应变化。

  全球镍矿储量及产量比较集中

  中国主要依赖进口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镍储量约9400万吨。全球60%的镍矿储量以红土镍矿的形式存在,而红土镍矿直至2007年才逐渐替代硫化镍矿在不锈钢领域的需求。近年来,红土镍矿产量飞速增长,据统计,2019年,在全球镍矿供给结构中红土镍矿占比接近70%。硫化镍矿床主要分布于西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和俄罗斯等地区,红土镍矿床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

  USGS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镍矿产量金属量达到270万吨,同比2020年(251万吨)增长8%。印尼镍矿产量达到100万金属吨,其次是菲律宾(37万吨)、俄罗斯(25万吨)、喀里多尼亚(19万吨)和澳大利亚(16万吨)。2020年初,印尼再次禁矿,全球镍矿资源的供应开始逐渐趋紧。2021年,伴随印尼大量镍不锈钢、新能源项目的建设投产,镍矿产量出现明显增加。

  我国的红土镍矿资源比较缺乏,不仅储量比较少,而且品位比较低,开采成本比较高。但我国又是不锈钢产品主要生产国,红土镍矿是镍铁的主要原料,镍铁又是不锈钢的主要原料,因此,我国每年都需要大量进口红土镍矿来发展不锈钢工业。

  2014年,印尼首次限制镍矿石出口后,菲律宾成为我国进口镍矿石的核心来源国,其向我国出口的镍矿石占该国镍矿石出口总量的80%以上。2021年,中国进口镍矿量4352.92万吨,同比增长11.3%,其中,来自菲律宾的进口量达3904.31万吨,同比增长22.11%,占总进口量的89.7%。

  每年的11月份至次年3月份,菲律宾处于雨季,镍矿开采和装船工作进度受到影响,其镍矿出口量有明显的季节性。我国自菲律宾镍矿进口量通常在9月份或10月份达到年内峰值,而后开始持续下滑,一季度处于年内低谷。

  由于近些年的大量出口,菲律宾镍矿的储量和品位均在下降,其中TAWI-TAWI地区更是已经面临着资源枯竭的压力,该地区的3个矿山2019年四季度至2020年一季度陆续关闭,其余地区矿山也面临镍矿品位低的问题。近年来,随着菲律宾高品位镍矿出现枯竭迹象,发往中国的多为中低品位镍矿,根据Mysteel统计,菲律宾镍矿平均品位从1.5%降低至1.2%~1.4%,入炉品种下降使得国内镍铁Ni含量降低,同时成本相应增加。

  印尼镍铁继续释放产能

  中国进口主要依赖印尼

  2020年,印尼镍生铁产量超过中国,开始成为全球最主要镍供应国。据Mysteel调研统计,截至2021年12月份,印尼在产镍铁条线合计135条。2021年,印尼镍铁总产量约为89万吨,同比增长45.34%;中高镍生铁产量约85万吨,同比增幅约49%;低镍生铁约1.8万吨,同比下降约3%;镍铁约2.5万吨,同比下降约2%。

  印尼具有非常丰富的镍矿资源,为改变单纯出口金属资源的发展方式,提高金属矿业产品附加值,2014年,印尼首次禁止镍矿出口,该政策迫使一大批冶炼企业直接在印尼投资建设镍铁冶炼厂,导致印尼NPI产能迅速扩张。近年来,印尼镍金属产业更偏向于发展冶炼加工,对于印尼而言,外资在当地投资建设镍冶炼厂,对当地镍资源进行深加工,提高了产品附加值,也有利于将印尼的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当前,印尼RKEF新建项目成为全球镍供应的主要增量。基于现有产能扩张及新建产能仍将持续释放,预计2022年、2023年镍铁产量(含转产)同比增速仍将维持20%以上,投产高峰期延续至2024年后。预计2022年印尼镍生铁产量将进一步提升至117.31万吨,总量达到(镍生铁+镍铁)121万吨。

  中国镍铁冶炼成本主要由镍矿成本、电力成本、燃辅料成本、还原剂成本等部分构成。其中,镍矿成本最高,约为55%,其次是电力成本,占23%。从成本构成不难看出,中国镍铁冶炼成本受镍矿和电力成本影响最大。镍铁冶炼伴随着高能耗、高碳排放。根据测算,不锈钢冶炼各个环节的单吨总能耗约1.99~2.32吨标准煤,其中,镍铁单吨能耗约1.06~1.28吨标准煤,铬铁单顿能耗约0.92~0.98吨标准,而不锈钢环节仅0.02~0.06吨标准煤。

  目前,清洁能源发电具有明显的不稳定性,大量风电、光伏发电的接入将对电网的电能质量、电网稳定性、无功及电压控制等带来一定的影响,难以适用于镍铁冶炼这种耗电量巨大的项目。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国内镍铁难以解决能耗和碳排放的问题,对国内镍铁产业形成巨大冲击。

  自2020年1月印尼镍矿出口禁令正式生效并执行后,我国从印尼进口镍铁量明显增加,镍铁产量维持低位,2020年,镍铁产量51.27万镍金属吨,同比下降7.12万镍金属吨。2021年,我国镍铁进口量中印尼占比高达84%。近两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干扰,印尼镍铁回流量并不充裕,导致我国整体镍铁供应持续处于偏紧状态,推升镍铁价格持续攀升并不断创下历史新高。2022年,印尼海洋与投资事务部副部长Septian Hario Seto表示,印尼政府可能在2022年开始对镍铁和镍生铁征收出口关税,政策不确定性或将给后期我国镍铁及不锈钢供应均带来较大影响。

  新能源汽车快速增长

  持续带动硫酸镍需求

  硫酸镍主要应用于电镀行业和电池行业,是三元锂电池产业链中最主要的镍原料。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不断发展,三元动力电池对镍的需求爆发,推升硫酸镍产量快速增长。

  硫酸镍的原料来源广泛,包括湿法中间品MHP、电解镍(镍豆/镍粉)、回收镍和高冰镍等。2021年,中国硫酸镍原料中镍豆、镍粉原料占比43.65%,镍中间品(包含高冰镍)原料占比33.25%,再生原料占比17.19%。

  硫酸镍因企业需求的原料不同,生产工艺不同,采用的生产线不同,但生产工艺比较简单,投资少,建设周期短(2—6个月),产能扩张快,需求响应比较及时,所以产能基本不存在瓶颈问题。

  我国硫酸镍以自产自销形式为主,对外贸易量较小。目前,硫酸镍生产主要集中在前驱体等下游企业,企业通过进口原料来生产,由于硫酸镍生产技术要求不高,加上未来需求旺盛,镍冶炼企业开始向下游延伸,扩建硫酸镍产能。中国硫酸镍生产区域多跟随三元前驱体生产区域,其中以浙江、湖南、湖北、广东、广西、贵州等地区为主,2021年,上述区域占全国总产量的73%。

  精炼镍库存持续去化

  全球精炼镍总产能在100万~120万吨/年,但近年来,由于精炼镍在不锈钢领域的使用比例下降,市场需求呈下降的趋势,产量也有明显下滑。2021年,全球精炼镍总产量仅78.68万吨,主要原因在于几大主要的精炼镍生产国接连发生不可抗力或人为事故,导致大规模减产。

  俄罗斯的精炼镍产品绝大多数为镍板,主要用于不锈钢冶炼。同为镍板生产国的还有中国、挪威、日本、芬兰、南非、法国等国,其中,芬兰、南非的镍板一般也用于不锈钢冶炼,而挪威、日本、法国生产的镍板主要用于电镀行业。2021年,全球镍板总产量50.89万吨。

  澳大利亚、马达加斯加两国是镍豆的主要生产国,此外,芬兰、加拿大也有部分工厂生产镍豆。镍豆主要用于新能源产业,镍豆自溶制备硫酸镍具有良好的经济性,2021年,新能源行业蓬勃发展,镍豆需求有大幅提升。2021年全球镍豆总产量19.54万吨。

  加拿大、英国主要生产镍饼(镍扣/镍花)、镍珠等小品种形态精炼镍,主要用于合金冶炼、电镀等行业。2021年,全球总产量8.25万吨。

  当前,新能源行业对精炼镍的需求与日俱增,主要增量表现在过去并无用武之地的镍豆。镍豆以其优良的经济性,成为制备硫酸镍最主要的原料,2021年,镍豆在新能源领域的用量为11.19万吨,占硫酸镍原料比例43.83%。LME镍库存自2021年5月份开始快速下降,并成为2022年3月初LME镍爆发“史诗级”逼仓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

  LME交割品类只有镍板和镍豆,中国地区交割品类只有镍板。镍主产地印尼地区生产商没有可供交割的品牌。我国一些企业镍产量排名前列,但只生产镍铁、高冰镍等二级镍产品,并不生产期货交割用的镍板和镍豆,且没有在LME注册交割品牌。近10年以来,在各类原生镍产品中,镍豆、电解镍等一级镍产品产量呈现停滞不前甚至收缩态势,全球原生镍产品增量主要来自镍生铁。

  2021年12月9日,印尼青山园区宣布首条高冰镍产线正式投产,并于2022年1月24日发运首船高冰镍至中国,这打通了红土镍矿火法工艺到硫酸镍的产业路线,从而缓解目前因电池材料项目快速扩建而造成的镍原料结构性紧缺局面,对目前新能源电动车行业发展有着重要的实际意义。

  我国精炼镍供应主要分布在甘肃省,2021年甘肃电解镍产量为147800吨,占全国比重为91.3%;其次是新疆,2021年新疆电解镍产量为12099吨,占全国比重为7.5%。

  俄罗斯长期以来是中国进口镍板的主要来源国,主要生产商为俄罗斯诺里尔斯克镍业,其产品是LME市场重要交割品。该公司镍矿产量17万金属吨,为全球第一大镍矿生产商,占全球比重5.8%,且其产品均为LME仓库交割品牌。

  据中国海关数据统计,中国2020年俄镍进口量为5.18万吨,占全年总进口量的39.59%;2018年和2019年的俄镍进口量,更是达到8.25万吨和8.89万吨。

  但2021年中国自俄罗斯的镍板进口锐减,全年进口4.61万吨,占精炼镍总进口量的17.5%,为2011年以来进口量最低的一年,也是进口量占比最低的一年。其原因在于:2021年2月份,诺里尔斯克因矿场发生渗水事故而减产18.12%;2021年8—12月份,俄罗斯政府加收镍产品出口税;2021年,挪威、南非等其他地区进口镍板挤占国内市场,俄镍进口利润降低,国内贸易商与俄罗斯长单签订受阻。

  全球不锈钢产量稳步增长

  新能源汽车带动高需求增速

  镍主要应用于不锈钢、电池、电镀、合金等领域。其中,不锈钢为最大应用领域,占比达到70%,因其对镍用量基数较大,未来仍将作为拉动镍需求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爆发式增长,镍下游需求中电池用镍需求增速最快,其在总需求中占比预计将持续提升。

  从全球产量来看,自2009年以来,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稳步增加,2018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更是突破5000万吨,至5073万吨,同比2009年增长104%;2020年,在全球疫情的冲击之下,仍达到了5089.2万吨。国际不锈钢组织(ISSF)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达5628.9万吨,较2020年增长约10.6%。

  近几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增长主要由中国和印尼贡献,而印尼主要以300系为主。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中,欧、美、非地区生产比较稳定;亚洲国家中,日本和韩国不锈钢总产量基本增幅有限,因此,中国主导了近年来全球产量增量。中国产量自2009年以来稳步增长,2010年突破1000万吨,2014年突破2000万吨,2021年突破3000万吨至3245万吨。

  从不锈钢产量的结构来看,我国的不锈钢品种结构中,由于300系不锈钢具有高强度的耐腐蚀性以及良好的可延展性、相对高的抗拉强度和优异的可焊接性,其产量占中国不锈钢总产量的50%左右,是目前应用范围最为广泛的不锈钢品种。主流品种304和316国标要求的含镍量分别为不低于8%、10%,因其用量大且含镍量高,贡献了不锈钢用镍的主要需求。

  综合考虑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成熟度、车企未来规划、政策力度支持,预计全球新能源汽车将在未来保持快速增长,而新能源汽车所需的三元动力电池有望成为未来镍需求的最大增长点,全球汽车电动化已经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从全球范围来看,预计到2025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1700万辆;到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预计在3000万辆规模以上。从国内市场来看,到203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粗略估计有6~8倍的成长空间。按照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牵头修订编制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我国新能源汽车总体渗透率规划到2025年为20%、2030年为40%、2035年为5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带领乡亲们迎接产业春天——记有研集团有研工研院会计师、青年党员,驻珠池坝村第一书记李程远
下一篇:以优质履约带动市场开拓——写在中国恩菲承担的米拉多铜矿二期工程启动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