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行业统计

铜供应短缺何时能修复
2022-08-26 11:21:05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当前,在多重因素影响下,全球铜市场处于低库存且持续去库的状态。由于智利、秘鲁等地区铜矿减产,上半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不及预期;3月份以来,铜冶炼厂不断停产检修,上半年,精铜基本上没有增量;自8月份开始,浙江、安徽、江苏、湖北等省份因电力高峰供需紧张造成冶炼厂减产;3月份,随着财税40号文的落地实施,废铜产业税负一度增加,导致市场交易冷淡,6月份铜价下跌后,废铜货源急速收缩。

  铜矿产量不及预期

  今年年初,市场对今年铜矿产量抱有非常乐观的预期,大部分机构认为今年铜矿产量会增长100万~120万吨。从铜矿投产的情况来看,新扩建铜矿的进展确实非常顺利,紫金矿业旗下的卡莫阿铜矿、巨龙铜矿、Timok铜矿,Freeport旗下的Grasberg铜矿、Minajusta铜矿等贡献了大部分增量。但是智利及秘鲁等地区老矿山产量普遍下降,导致今年铜矿产量明显不及预期,上半年主流矿山基本没有增量。根据ICSG、CRU等机构统计,今年上半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在2.9%左右,明显低于年初预计的4%~5%的增速。

  矿山老龄化及缺水制约智利铜矿产量

  目前,世界矿山老龄化的趋势愈发重,有一半的铜矿山矿龄已经超过50年,甚至有的矿企已经开采百年。铜矿品位的下滑制约了全球铜精矿供应的增长,并增加了选矿成本,也对选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智利为例,作为全球最大的铜矿生产国家,其铜矿品位下降趋势尤为突出,智利的平均铜矿石品位在过去15年中处于逐渐下降的状态。同时,智利地区还面临着常年的干旱问题,由于降雨量大幅减少,智利已遭遇长达13年的历史性干旱。今年4月份,智利政府宣布,首都圣地亚哥的大部分区域将启动定量供水计划,这也是该市历史上首次采取限水措施。智利大学近期发表的研究预测称,未来30年,智利的水资源将减少30%,干旱将成为智利各地的常态。与此同时,智利左翼政党掌权以后,提出的一系列主张,包括提高采矿业特许权使用费、提高高收入群体税率、强调国家调控、反对矿业私有化,并主张成立国营锂业公司等等,都在损害智利的矿业投资环境。

  秘鲁社区干扰长期影响矿山产量

  作为老牌铜矿资源国,秘鲁的铜矿品位也在不断下降。同时,秘鲁社区矛盾难以协调,经常干扰企业建设、生产和经营,今年,五矿资源的Las Bambas铜矿和南方铜业的Cuajone铜矿分别停产了50天,导致秘鲁20%的矿山受到干扰,产量受损严重。Las bambas铜矿受到社区干扰的影响最严重,据统计,在过去5年的时间里,Las Bambas铜矿已累计停运近400天。很多人说,Las Bambas铜矿投产即巅峰,自2016年7月1日开始商业生产,在2017年,即其投产的第一个完成年度便产铜45.51万吨,助力五矿资源(MMG)成功进入全球十大铜矿生产商之列。但随后,五矿资源的Las Bambas矿就陷入断断续续的抗议的漩涡之中。2018年,Las Bambas铜产量同比下降15%,至38.5万吨,随后连续3年的低负荷运行,到2021年产量降至30万吨以下。今年3月份,Las Bambas铜矿获得了秘鲁能源矿产部开发Chalcobamba矿坑及相关基础设施的监管许可,并预计Chalcobamba于2022年下半年实现首产。据介绍,开发Chalcobamba矿坑预计会对Las Bambas铜精矿含铜年产量增至约38万~40万吨水平以上。但好消息的余热还未退去,Las Bambas铜矿就迎来了50天的停产,该项目被搁置。Las Bambas铜矿今年上半年产量只有10.1万吨,五矿资源预计今年Las Bambas铜矿产量将下降至24万吨。

  精铜供应干扰多

  从今年3月份开始,国内冶炼厂的干扰就不断,山东两家冶炼厂因资金问题相继停产,检修的冶炼厂也较多。1—7月份,国内电解铜产量基本没有增长。

  6月下旬以来,中国中东部地区遭遇极为严重的高温干旱天气,特别是7—8月份,中国中东部地区的四川、重庆、湖北、浙江、上海、江苏、浙江、陕西等地均出现破纪录的高温天气。四川省是中国水力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高度依赖于水电,水电占比达到80%。但是今年的干旱天气使得四川水电严重不足。四川省自身都出现缺电情况,跨省外送电执行情况难以保障,缺电问题还可能会蔓延到沿海省份。进入8月份以后,浙江、安徽、江苏、湖北、四川等省份多个地市因电力高峰供需紧张,按照有序用电相关方案,对工业企业提出限电要求或节约倡议。在各地限电政策的影响下,湖北、浙江、江苏、安徽等地冶炼厂开始减产。其中,大冶减产1.2万吨左右,富冶减产8000吨左右,张家港联合铜业减产4000吨左右,安徽铜陵减产1.2万吨左右,限电导致国内电铜产量产生了很大的损失。

  除此之外,疫情的零星散发也对企业生产造成影响,8月份,贵溪地区实施静态管理,当地冶炼厂已经出现减产,初步估计8月份减产4000吨左右。

  废铜货源收缩

  今年3月份,财税40号文开始实施以后,行业的税负成本增加,废铜成交遇冷,4—5月份又遇到上海地区疫情暴发,废铜行业的拆解和运输都遇到阻碍。6月份,上海疫情缓解后,铜价急速下跌,废铜货源急速收缩,6月底精废价差一度跌成负值,直到目前,精废价差仍然在1000元/吨以内,市场上废铜货源非常紧张,废铜制杆开工率比正常下降了一半以上,造成供应端紧张。

  铜供应何时能缓解

  笔者认为,10月份以后,铜供应将能够得到缓解。从铜矿端的角度来看,下半年,铜矿的供应增速有望回升;从精铜端来看,今年限电的影响消退后,冶炼厂产量将会修复,随着大冶有色、富冶集团等冶炼厂投产,最终供应走向宽松是大趋势。

  下半年铜矿供应较为宽松

  下半年,铜矿供应预期较为乐观,主要是得益于新扩建项目的顺利投放及老矿山干扰的减少。

  英美资源的Quellaveco铜矿已经有铜精矿产出,今年下半年预计产量会达到10万~15万吨。紫金矿业今年产量预期86万吨,将比去年增长47%。卡莫阿铜矿今年预期产量位29万~34万吨,按照卡莫阿的投产进度,很可能会达到目标产量上限。Timok铜矿的投产进度超出预期,今年预计会达到10.4万吨,明年达到满产13.5万吨,根据紫金矿业旗下矿山的表现,该矿企很可能会超出目标产量。南方铜业的Pilares铜矿在今年第四季度将投产,该铜矿产能为3.5万吨。

  另外,下半年的干扰因素将会减少。南方铜业的Cuajone铜矿上半年停产50多天,现在已经复产;Las Bambas铜矿6月10日复产;Escondida铜矿移向高品位矿区生产以后,预计2023财年的产量会增长8%~10%。

  本轮限电或影响时间较短,冶炼厂第四季度新产能将释放

  此次限电更多是受高温少雨的天气影响,而去年拉闸限电则主要是因为强劲的经济恢复动能带来用电量的提升,叠加煤价上涨,火电公司存在亏损,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今年限电范围较小,且随着高温天气的消退,预计限电措施不会持续太久,对供应的冲击小于去年。与此同时,富冶集团扩建项目于8月份开始试生产,大冶有色40万吨新项目将于9月中旬投产;11月份,清远江铜的新扩建项目也会有电铜出炉。预计从第四季度开始,精铜供应将趋于宽松。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 贵金属市场受冲击
下一篇:高温限电对期货市场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