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双碳”下的电解铝产业变局
2021-05-10 13:18:23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责编·作者:胡彬
 
  2020年12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同年12月16~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列为2021年的重点任务,提出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今年两会,“碳达峰”“碳中和”的主题更加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在“双碳”目标的促进下,电解铝行业布局将发生哪些变化?未来发展主流是什么?产业供给端将受哪些影响?
 
  火电“弱化”或成趋势
 
  火电生产是电解铝碳排放高的主要因素,因此,在我国碳中和的承诺下,电解铝产业火电“弱化”或成趋势。2020年,我国电解铝行业二氧化碳总排放量约为4.26亿吨,约占全社会二氧化碳净排放总量5%,而每吨电解铝平均碳排放的构成中电力排放为10.7吨,占64.8%,是最大的影响因素。其中,使用火电生产1吨电解铝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约为11.2吨,使用水电生产1吨电解铝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几乎为零,因此,火电生产是电解铝碳排放高的主因。
 
  据统计,2019年,我国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量的28.76%,而碳达峰、碳中和或将带来的“碳排放费+严监管”,将使拥有自备电厂的铝企优势减弱。假设当碳排放交易价格为50元/吨的情况下,且近期随着国内煤炭价格走高,自备电厂平均电力成本约为0.3050元/千瓦时,国内水电平均成本仅约为0.29元/千瓦时,自备电厂完全成本较水电高出763元/吨,其原有成本优势已不再突出,并且随着碳达峰、碳中和带来的一系列举措的快速推进,自备电厂的成本优势也已经开始逐渐“弱化”。
 
  因此,现有水电生产电解铝的企业将极具发展优势。目前,我国水电生产电解铝占比仅为10%,明显低于全球平均的25%。而在“十三五”的水电发展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建立中小水电有序退出机制。据不完全统计,在2022年前,我国将关闭小水电站超7000座,而大型水电站由于需要移民安置、协调各个部门的配合等因素,建设周期普遍较长,短期难以兑现。因此,目前看来,水电生产电解铝在短期内很难有新增产能出现,而已经拥有水电生产能力的铝厂将会在这一时期具有天然的成本竞争力。
 
  另外,在“双碳”目标的促进下,再生铝产业再次获得关注,其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仅为电解铝生产的2.1%,或将成为降低碳排放潮流下的最大赢家。目前全球铝产品的碳排放主要包括电解铝、再生铝和内部废料重熔及铝材加工生产中的排放。2019年,全球铝产品产量约为9500万吨,铝供应量为9600多万吨,其中,再生铝产量约为3200万吨,电解铝产量为6433万吨。据计算,每吨电解铝生产带来的碳排放约为11.2吨,而同样生产再生铝带来的碳排放为0.23吨,仅为电解铝的2.1%,因此,再生铝将成为下一阶段各方关注的主流。
 
  新增投产项目或受限
 
  今年2月7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各省2019年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考核结果,内蒙古是全国唯一未能完成考核的地区,被通报批评。3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工信厅、能源局印发《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的通知,其中,确定2021年全区能耗双控目标位单位GDP能耗下降3%,能耗增量控制在500万吨标准煤左右,能耗总量增速控制在1.9%左右,单位工业增加值下降4%以上;对于电解铝等行业,从2021年起不再审批新增产能。3月12日,根据包头市发改委《包头市能耗双控(一季度)红色预警响应措施》文件,包头区域需在即日起至3月31日实施限产措施。其中,包铝公司和东方希望铝业公司均需减少用电15000万千瓦时或能耗4万吨标煤,如果按照合计3亿千瓦时计算,对应电解铝约2.22万吨产量。
 
  由于内蒙古地区“双控”考核未达标,电解铝新增产能的投产或将受到较大影响。据百川资讯统计,2021年以来,安顺市铝业2021年1月因检修,已减产1.6万吨;内蒙古创源金属已减产10万吨,复产时间未定;内蒙古锦联铝材因能耗“双控”问题,减产2万吨;东方希望包头稀土铝业因能耗“双控”问题,影响300kA×29台电解槽,共计年产能为2.4万吨;包头铝业因能耗“双控”问题,停槽20台,共计2万吨产能;鄂尔多斯市蒙泰新型铝合金材料公司因碳中和及检修原因减产,涉及产能8万吨;内蒙古霍煤鸿骏铝电因能耗“双控”问题,减产4万吨。
 
  除以上数据外,另有数据显示,截至4月22日,2021年,中国电解铝已建成且待投产的新产能132万吨,已投产41万吨,已建成新产能待投产91吨,年内另在建且具备投产能力新产能202万吨;预期年内还可投产共计230万吨,年度最终实现累计271万吨。但从“双控”带来的影响中可以预见,内蒙古地区待开工的38万吨产能大概率年内投产无望,预期未来也很难再有其他增量。
 
  可以见得,对于电解铝行业来说,比碳排放控制更先一步到来的将是我国“十四五”的能耗“双控”目标,内蒙古因考核不达标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历史上来看,内蒙古因其煤炭资源富集,化工、钢铁、有色金属等产业蓬勃发展,同时也带来了高能耗压力,因此,内蒙古的“双控”对行业的影响将是逐步递增并且较为深远的。
 
  优惠电价取消,成本或将上升
 
  在2017年之前,电解铝行业由于高电价导致连年亏损,发电企业为了“互保”,地方政府为了稳定企业生产,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电解铝企业优惠电价的政策来支持发展。而自2017年开始,国家实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电解铝产能“天花板”形成,并改变了铝市场的供需结构,2020年,行业进入全面且持续的盈利状态,吨铝盈利水平创出历史新高。而与此同时,国家环保政策对煤炭行业进行总量控制,致使煤炭供应紧张、价格高涨,发电企业成本大幅上升。在此背景下,目前,内蒙古、青海、四川、贵州、山西等地发改委均发布2021年电价政策,明确决定取消现行省内电网对高耗能等行业优待类电价,预计电价调整幅度平均为0.02元~0.03元/千瓦时,这将带来电解铝吨铝成本提升100元~400元,或将造成电解铝行业边际成本出现大幅提升的态势。
 
  与此同时,4月15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防控的指导意见》,提出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加强“两高”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预防,推动行业绿色转型。这更加迫使产业不得不加快推动转型升级。
 
  综上所述,从近几年的电解铝产能布局的改变中不难发现,电解铝产能已经在从我国北部和东部等依托火电的优势地区,向西南等依托水电等清洁能源的优势地区转移。由于全国电解铝产能4500万吨“天花板”的存在,电解铝行业势必将经历一个漫长的产能布局转移或转换的过程,只不过当下的碳达峰、碳中和压力将倒逼这一转换不断加速,而“火电铝”的成本必然会逐步增长,最终失去其原有优势,水电将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主流。(作者单位:方正中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国废铜资源循环利用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下一篇:精益求精 诠释工匠精神——记2020年度“哈尔滨大工匠”荣誉获得者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