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我国废铜资源循环利用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2021-05-10 13:14:11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责编·作者:赵凯
 
  中国高度重视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是全球范围内发展循环经济成效最明显的国家之一。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倡导废弃物回收利用,开始建立废旧物资回收系统,在各项建设活动中,初步涉及到与循环经济有关的内容。20世纪70年代,我国首次提出了节约能源的要求,到80年代初,提出了“资源开发与节约并重,把节约放在首位”的方针。这一阶段,中国初步进行了有关循环经济的政策法规建设,并结合环境保护的要求在局部范围内开展与循环经济相关的工作。
 
  20世纪90年代以来,循环经济理念逐步渗透到中国城乡和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循环经济受到各级政府和企业界的重视。中国政府从多方面入手,在推进清洁生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等方面均做了积极的尝试和努力,并开展了多项试点试验,极大地促进了循环经济的发展。
 
  2004年起,国家发改委统筹管理循环经济工作,当年9月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循环经济工作会议,发展循环经济正式成为中国的一种经济发展模式和国家战略。2005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循环经济的若干意见》,这一意见成为了中国发展循环经济的纲领性文件。随后,发展循环经济被列为中国“十一五”时期的重大战略任务。200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正式实施;2009年12月,中国首个区域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甘肃省循环经济总体规划》获国务院批准实施。在中国的“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中,发展循环经济都被列为重大战略任务,持续开展了“十千百”行动、循环经济示范县市建设、园区循环化改造、“城市矿产”示范基地、资源循环利用基地、“无废城市”、绿色产业示范基地建设等活动,将中国的循环经济推向了新的发展高度,也有效推进了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的循环利用。
 
  “城市矿产”示范基地
  推进了铜资源循环利用
 
  “十二五”初始,发改委与财政部联合推动了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工作。“十二五”期间,共批复六批49家国家级“城市矿产”示范基地,覆盖27个省级地区,其中80%以上的基地在东、中部地区,全部建成后,每年再生资源集聚加工能力可达4000多万吨。从基地集聚的再生资源种类看,涵盖了废钢铁、废铜、废铝、废铅锌、废塑料、废纸、废橡胶、报废汽车、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废玻璃等主要再生资源品种。实践表明,“城市矿产”作为一种载能性、循环性、战略性的二次资源,具有显著的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特性。通过对再生资源的循环利用,发挥再生资源的乘数效应,有效推进了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在目前通过验收的34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中,基本都有涉及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循环利用项目,其中有铜资源循环利用产业链的有10余家。示范基地内的铜资源循环利用产业链,将周边小散乱及存在严重环境风险的再生铜企业进行了规范整合,同时提升了技术装备水平,对推进中国铜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铜资源循环
  利用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铜消费国,而精炼铜产量却只占世界的约五分之一,铜资源的储量也仅为世界储量的5.5%。随着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铜资源对外依存度较高,供求矛盾不断加剧。废铜资源具有良好的循环再生利用性能,通过对废铜的资源循环利用,有利于缓解中国铜资源过分依赖进口的问题,也将为中国资源安全提供有力保障。同时,废铜资源循环利用也具有良好的节能减排效果,据测算,与原生铜生产相比,每吨再生铜相当于节能约1吨标煤,节水近400m3,减少固体废物排放380吨,相当于少排放二氧化硫排放0.137吨。
 
  废铜资源循环利用的昨天
 
  中国的铜资源循环利用经历了不同的历史阶段。计划经济时期,尤其是1950年~1959年,中国的矿山铜产量总共不足16万吨,而通过铜资源循环利用生产的铜产量达到30余万吨,占全部铜产量的65%以上。随着社会废杂铜积蓄量的减少和中国大型铜矿山、冶炼厂的建设,从上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铜资源循环利用量占比呈下降趋势。改革开放后,中国的铜资源循环利用快速发展,资源循环利用的铜产量从上世纪70年代的19%左右增长到90年代中期的33%左右。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铜资源循环利用量逐年增加,从2000年的30余万吨上升到2015年的近230万吨,2019年更是达到了300万吨左右。可以说,铜资源循环利用在中国铜工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作为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物质需求保障,为中国的经济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
 
  废铜资源循环利用的今天
 
  战略格局逐步形成。经过近70年的发展,中国的铜资源循环利用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粗放、劳动密集型走向科技创新型。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和江西地区等区域形成了上下游耦合完备的产业集群,产业集中度有效提升,涌现出众多优质企业,规模以上企业占比超过六成,产业链协同逐步加强,已形成以大型企业为龙头、中小企业为主体的循环利用产业战略格局。
 
  创新应用成效显著。产业技术装备和清洁生产水平逐步提升,循环利用的重点环节,如预处理、熔炼以及节能环保设备开发应用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国内外最新的铜资源循环利用科技创新成果得到了广泛应用。处理废杂铜的卡尔多炉、NGL炉等得到推广应用,高品位紫杂铜直接拉杆生产线被多家企业使用,铜资源循环利用的冶炼工艺与电子废弃物协同处置利用方式已成为共识。
 
  产业政策持续向好。推进铜资源循环利用发展的环保政策、财税政策、标准规范不断出台。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升级促进旧产品循环利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新《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21版)》,“无废城市”建设,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排污许可证、国家固废重点研发项目等政策出台,对规范铜资源循环利用发展以及循环利用过程中的污染防治具有重要意义。
 
  大资源观成为共识。基于中国铜资源储量贫乏的先决条件,进口高品质铜资源循环利用所需的原料是中国铜原料供应体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出台了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等原料标准,在境外经过预处理加工并符合原料产品质量标准的再生铜原料、再生黄铜原料将按照产品进口管理。
 
  铜资源循环利用的明天
 
  一是牢固树立新的资源观和发展观。全面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认真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坚定不移地把发展循环经济作为国家重大战略,作为实现绿色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途径,作为我国资源安全战略的重要保障,作为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重要手段。
 
  要将再生资源产业作为战略新兴产业,将资源循环利用和高效利用作为节约资源、减少排放的重要切入点,创造良好的宏观发展环境,促进其加快发展,发挥有效回收、精深加工和高值化利用的作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创造新的经济价值。
 
  二是进一步健全废铜资源循环利用产业链。做好前端回收、中端加工、末端再利用各个环节的链接与完善,继续推进城市矿产基地建设高值化提升,高质量发展。加快推进静脉产业和动脉产业的深度融合。建议推进以龙头企业、试点示范企业为主体的废铜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建设,利用信息化提升废铜资源交易智能化水平。引导企业进入园区,推进清洁生产,实现集中生产、废水集中处理,防止二次污染。
 
  三是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推进产业升级。加快废铜资源循环利用关键技术的研发,提高原料预处理水平,加强协同处置能力,延伸产品链,建立废铜资源信息和技术服务体系,建立完善的废铜资源交易平台,及时有效地为供需双方提供交易鉴证、信息发布、融资咨询、交易服务等,建立规范的仓储、交易市场,提升废铜资源利用效率,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四是建立健全废铜资源循环利用标准体系。按照产品全生命周期分析原则,从回收、分解、加工、再制造及清洁生产的角度,建立健全废铜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的标准体系。
 
  五是加强国际合作,畅通废铜资源国际大循环。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不断完善和改进废铜资源进口管理制度,逐步构建形成废铜资源国际大循环市场,以确保我国废铜资源的可靠保障来源。
  (作者系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常务副会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5月10日广东南储华南地区有色金属市场行情
下一篇:“双碳”下的电解铝产业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