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政策法规

大“限”之下
2021-06-22 07:39:15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作者:刘梦飞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各地区2021年一季度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其中浙江、广东、广西、云南、青海、宁夏、新疆七省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被亮起“红灯”。事实上,从5月份数据出炉开始,发改委就召开了相关会议,要求这些省区推进电力、钢铁、有色、建材、石化、化工等重点行业节能改造,把不符合要求的“两高”项目坚决拿下来。
 
  能耗“双控”之下,有的地方政府已经实施了限产或者错峰生产以削峰填谷;在此之前,也不乏一些地区为了实现“双控”目标而实施以时间为“限”的限煤、限电、限产……大“限”之下,效果立竿见影。
 
  比如,环保长期“红灯”的重要的煤化工和火电基地内蒙古自治区,由于“十三五”期间建设、投产了一批高耗能产业,并承接了部分高耗能产业转移项目以及外送煤制气、外送火电等项目,造成难以实现单位GDP能耗目标,甚至指标出现不降反升的不利局面。为此,在年初,以乌兰察布为代表的一批用能大市发布文件,对一季度能耗“双控”作出安排。内蒙古的硅锰产能占全国近半,主要产能正集中在乌兰察布,在“双控”要求下,包括镍铁、铁合金、铬在内的50多台炉子被关停,影响产量占全自治区的12%。3月底,内蒙古下发文件,紧急叫停了焦炭、电石、聚氯乙烯、钢铁、电解铝等高能耗项目审批,并“淘汰”了虚拟货币挖矿等耗电量巨大的项目。总之,通过一系列大力度限控政策,过去“排名垫底”的内蒙古在一季度亮起了“绿灯”。
 
  再如,在全国压减煤电的浪潮中,西北五省实施了煤电整合,国资委从2019年起,启动了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这5个煤电产能过剩、煤电企业连续亏损的省区的资源整合试点工作,也就是每个省的煤电发展只由一家央企牵头,其他企业在该省的煤电企业都划转至牵头央企。行业人士预计,此举将在年底实现煤电产能压降三成甚至更多。
 
  但是,在此过程中,为“限”而“限”也难免有所“误伤”。比如,有些地区煤电装机量占比高、30万千瓦及以下机组较多,为达到“双控”要求,实施了关停政策。这当中,一些刚刚完成环保改造的企业、一些寿命尚未到限的机组都不免“被关停”或者“被退役”,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而“限”是状态,不能以暂缓甚至损害经济发展为代价,就必须有“放”的过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电解铝行业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占全社会5%、占有色行业65%,其原因在于八成以上电解铝产能采用火电,生产过程碳排放较高:采用火电生产一吨电解铝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水电多11吨。因此,在煤价高企、环保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诸多企业都选择“东铝西移、北铝南移”,产能转移以寻求清洁的水电资源。2020年,我国电解铝新增产能中,云南占比61%。
 
  但时至年中,新的矛盾再度显现:受汛期迟到、煤价上涨因素影响,云南水电供应也呈现出紧张态势。这一方面由于云南从多地承接了包括电解铝、硅料等在内的高能耗企业,用电量激增,加大了供电需求;另一方面,受青藏高原积雪融雪少、澜沧江、金沙江上游降雨量小的影响,水电在枯水期的送电能力不足。因此,今年5月,云南实施了应急错峰限电,降低负荷10%~40%,电解铝企业生产大受影响,使“限电”直接成为“限产”。5月31日,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建设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防控的指导意见》,这无疑吸引了更多企业加大了对水电生产电解铝的布局,但基于受外界影响的不稳定性,水电电解铝产能的增加无疑将给区域能源供给和行业稳定生产带来更大隐忧。
 
  总之,“双碳”之路,任重道远。高能耗产业的退出不能“一刀切”,“双控”也要谨防变成采用关停手段的“单控”;降耗不是一味压降产能,完成地方的任务目标绝非依靠“摊指标”就能立竿见影;选择清洁能源,难以一蹴而就,而那些“人人喊打”的传统能源,或许在革新改造中,也能成为转变发展方式的好样板。总之,大“限”之下,必有大“放”,实现“双碳”,要收放自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铜价调整进入第二阶段
下一篇:最后一页